1. <th id="tr5cu"></th>
      <button id="tr5cu"></button>
      <rp id="tr5cu"><samp id="tr5cu"></samp></rp>

    2. <s id="tr5cu"></s>

      <em id="tr5cu"><tr id="tr5cu"><u id="tr5cu"></u></tr></em>
      小說MM > 大明鐵骨 > 第489章 英倫落日(新書發布,求支持)

      第489章 英倫落日(新書發布,求支持)

          每一個人都有屬于他的天朝夢,那怕就是對于天朝人自己也有屬于自己的夢想。

          就像對于萬征而言,他的夢就是能夠獲得封爵,非軍功不封爵,他是文官,那里來的什么功勛,更何況,他還是駐外文官。

          這沒有關系,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萬征一直在千方百計的創造機會。沒有戰爭可以制造戰爭,不能指揮軍隊,可以創造軍隊。

          “不列顛軍團”就是萬征的“創舉”,甚至在一手嫡造了這支“雇傭軍”后,他更是親自出任指揮官,還別說,即便是當初的反對者,也不得不承認,有些人在某些方面是有天賦的。

          “我對銀行的安排,非常滿意,我相信我們可以在未來合作的更加愉快!

          置身于這座莊園的走廊中,穿著一身華麗的紅色軍裝的萬征,正怡然的欣賞著掛在墻上的一副油畫,這是莊園的前任主人留下來的,這座莊園并不屬于某位英格蘭貴族,而是一個富翁,不過即便是如此,在這個莊園中也擁有不少一些著名畫家的作品。

          當然,現在這些西洋藝術作品,都屬于他了。在他離開的時候,這些藝術品就會被裝上馬車,然后被送到懷特島的某間倉庫之中。

          戰爭從來都是如此,占領者對被征服的征服是各個方面的。而現在,他就是征服者,當然要享受一下征服者的特權,其實他之所以能夠成為“不列顛軍團”的指揮是因為這支軍隊的特殊性,使得現役軍官不適合指揮這支部隊,畢竟,無論是明軍還是殖民地防衛軍的軍官,在沒有上級命令的情況下“擴充軍隊”本身就是極不妥當的事情,甚至等同于叛亂。

          當然,這并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畢竟,在有些情況下,必須要特殊對待,這個時候委任一名有過從軍經歷的本地知名人士作為擴充軍的指揮官,就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而在英國……最知名的也就是萬征了。

          不過,這也是萬征所要求的,畢竟,這是他獲得軍功的唯一的渠道。

          “能夠讓您滿意我感到非常的高興,我相信我們在這里的合作無疑將會開創一個新的歷史!

          跟在萬征的身邊,靳文博恭維道,他的內心同樣也是激動不已。因為他知道,自己同樣也在見證和創造歷史。他是這場戰爭的資助者,這場戰爭之所以可以展開,完全是在他的資助下。

          銀行資本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強大?

          過去,靳文博并不清楚,但是現在他卻見識到了銀行的力量——它可以摧毀一個國家!

          “對了,對于擴充不列顛軍團你有什么看法?”

          轉過身繼續順著走廊向前走去。

          “這個……嗯,怎么說呢,軍門,不列顛軍團現在已經擁有了超過8000人,如果按照你的計劃擴充到15000人甚至20000人的話,在軍費上固然沒有問題,但是你必須要考慮到將來,將來,那么多人你準備如何安置他們呢?現在北美殖民地已經有太多的英國人了,那里并不會樂意看到我們的把那么多的歐洲男人送那里!

          靳文博提到了他的顧慮。

          在財政上他會大力支持萬征,畢竟,對于銀行而言,這是一件好事,但是另一方面,他不得不考慮到另一個因素,不列顛軍團的將來。

          “呵呵,我也這樣認為,我知道北美那邊肯定不需要那么多的英國人,而且是20000成年男人,我說,這么多英格蘭男人,放到那里都是問題,不過,對于他們我早就有了計劃!

          萬征一扭頭對身邊的張南林說道。

          “茂德,你來告訴我們的財神爺,不列顛軍團將來會去那里!

          “是!

          張南林的聲音里透露著一絲興奮,萬征當然知道他的這位指揮使在那里興奮什么,他的嘴角邊也不禁露出了一絲微笑。

          “西平,靳行長,將來他們會去西平以及非洲沿海地區新設立的殖民地,他們到達那里之后,將會成為小地主或者進入農莊為莊主工作,畢竟,農莊也需要一些自由民作為雇工。而且這也是我們所承諾的,也是那些人為我們戰斗的原因!

          靳文博略點下頭,不列顛軍團里的英國人之所以愿意為大明戰斗,不僅是因為軍餉,同樣也是因為前往天朝殖民地的船票。

          “當然,這還會帶來另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的婚姻問題,盡管殖民地有不少歐洲女婢,但是她們恐怕很難瞧上這些人,畢竟他們的財產是有限的,所以,最終他們只有去找當地土著女人排解寂寞……”

          靳文博好奇的看著萬征和張南林,他們臉上都流露出那種詭異的笑容,讓靳文博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這兩只狐貍恐怕是想要把不列顛軍團利用到極至。

          他們會怎么利用那些人呢?或許對于他們來說,那些人不過就是……

          突然感到自己的想法很無禮,畢竟,眼前的這兩位,他們所考慮到的一切,都是為了在最小的代價擊敗英國。

          他連忙將腦子里那個有荒謬的聯想,那實在是太可笑了,也荒誕了。

          “這么說吧,他們或許會成為很多農莊的自由民,也會成為莊主信任的人,他們的子女同樣也是,他們都可以在那里過上很好的生活,這正是我們的承諾,而且我們也準備實現它。當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為我們的服務的基礎上!

          張南林似乎注意到了靳文博有些異樣,他笑了笑,并沒有進一步解釋什么,但是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解釋的太過仔細。

          “20000人?會不會太多了一些?”

          靳文博有些擔心的問道。

          “在北非有幾十萬白奴,我的朋友!

          隨意丟下這么一句話之后,萬征又說道。

          “況且,兩萬人……現在最重要的是通過這些人向倫敦施加壓力,我們要告訴他們,我們有能力占領整個英國,因為英國人都樂意出賣他們的國家,要不然,就憑我們那么一點人……”

          搖搖頭,萬征笑道。

          “只會給英國人冒險的念頭,可是當我的手里有兩萬不列顛軍團的時候,我敢保證,安妮必定會選擇談判的!

          “談判?”

          靳文博反問道。

          “你是說談判很快就開始了嗎?”

          “不談判的話,難道我們要占領英國嗎?不!”

          搖搖頭,萬征冷笑道。

          “養活幾百萬饑腸轆轆的英國人,我們又不是慈善家,何必這么辛苦自己呢?”

          “談判……如果談判的話,我們的條件是嗎?”

          靳文博發問,換來的是萬征的哈哈大笑,他拍了下靳文博的肩膀,然后說道。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沒準我可以給你們銀行再爭取一筆貸款。我們現在唯一需要的就是等待!當然,我們還要繼續征召我們的軍隊!”

          7月21日,和往常一樣,這是個陽光明媚的好日子。

          在距離倫敦十英里不到的一座小橋邊,格里斯悠閑的坐在哨卡邊的樹蔭下,享用著早餐。

          對于格里斯來說,這個早餐無疑是豐盛的,不僅有面包,而且還有培根有炒蛋,在他的記憶中,似乎只有加入不列顛軍團之后,他才第一次享用到如此美妙而且新鮮的食物。

          享用完早餐之后,格里斯帶著一臉滿足的神情,然后又端起地上盛放著茶水的茶杯喝了一大口,隨后愜意的閉著眼睛享受著這一切。

          這樣的日子實在是太美好了!

          但愿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過下去。

          當然,將來的日子會更好的,等到了天朝之后……

          他朝著旁邊看到,現在伙計們都三三兩兩懶散坐在那里一邊聊著天一邊享受著美味的熱餐。

          “切完……切飯……”

          “切反……”

          偶爾的,他們還會用卷曲的舌頭在那里練習說漢語。按照長官們的叮囑,他們必須要在一年內,學會基本的對話。盡管漢語很難學,但是沒有任何人會去抱怨,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前往天朝之前必須學會的,他們必須要學會漢語,才能在殖民地找到工作。

          就在這時,格里斯看到遠處有馬車過來了。

          “有人來了,去報告長官!

          “也許和咱們一樣,是從倫敦逃過來想要加入軍團的人,”

          他們過去不過只是倫敦城內的饑腸轆轆的貧民,生活著陰暗的貧民窟中,在得知不列顛軍團在招募之后,許多人都跑了過來,當然其中大多數人因為身體等原因,被淘汰了。

          “和咱們不一樣,咱們能有馬騎嗎?有馬車坐嗎?”

          格里斯這么一說,身邊的伙計才去喊來了軍官,一個普通的下等兵,但他是天朝人。在他來到路障前的時候,那些正在吃飯的伙計們已經端著火槍瞄準了那些人——那些人是騎兵,英國的騎兵。

          領頭的騎兵看到有一個天朝人出現之后,就立即跳下馬,走到了橋這邊。

          “我們是倫敦過來的使者,是代表女王陛下來談判的!

          騎兵軍官的手里舉著一面小白旗,挺胸闊步的走了過來,在看到守衛橋梁的都是英國人時,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怒意,果然都是一群叛徒。

          “請你通知你的長官,我們已經到了這里,希望和你們的最高指揮官進行會面!

          英國軍官挺著胸微微抬著下巴,雙眼直視著那個天朝士兵大聲的說到,他相信這個天朝人肯定是這些英格蘭叛徒的指揮官。

          差不多一個小時后,一隊騎兵來到了這里,騎兵軍官通過路障,過了橋在河對岸與對方確認身份之后,便沖著這邊揮了揮手,

          “撤開路障,讓他們通過!

          隨后這隊騎兵就護送著他們朝著另一個方向趕去,看著離開的隊伍,格里斯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也許,戰爭快結束了……

          不可能那么快的!

          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亨利子爵,萬征的心想到。

          “公使閣下,沒想到居然在這里碰到你……”

          亨利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名軍官,他不是駐英公使嗎?怎么現在成了天朝的將軍。

          “不要這么驚訝,我出身于貴族家庭,在戰爭時期,必須要承擔起貴族的責任與義務!

          并不需要和英國人解釋太多,只要說貴族的責任與義務。他們就能夠理解了。

          “是的,閣下,我同樣也是如此,沒想到我們會在這種情況下,再次見面。我還記得就在幾個月前,我們還一同參加舞會……”

          “世事無常,只能說,你們做出了錯誤的選擇,你是談判代表嗎?”

          萬征打量著亨利,他并不相信對方會擁有這樣的身份,他在倫敦的地位并不高。

          “我?不,”

          亨利連忙搖頭說道。

          “當然不是我,我只是負責把女王陛下的信帶給你們,我的朋友,談判,那可都是大人物的事情。而我只是女王陛下的高級侍從武官而已……”

          這既是自謙,同樣也是在表明自己的身份。

          “您會受到應有的尊重!

          萬征笑著說道。然后他接過了安妮的信,信里的內容是空洞的,并沒有太多的實質性的意義,但這只是開始而已,是談判之前的前戲。

          “其實,亨利,你是非常清楚我現在和過去都不希望戰爭,”

          萬征用相對痛苦的語氣說道。

          “但是倫敦卻迫使我人們訴諸戰爭。就是現在……”

          他加重了這個字眼,盯著亨利說道。

          “現在,我也準備接受你們能夠給予我們的道歉和解釋,當然還有相應的賠償!比f征的用明確而簡短地說明了一切,當然還有天朝所需要的一切,同樣也讓亨利相信他是希望和平,是愿意談判的。

          天朝并不希望戰爭繼續下去,這就好……

          在得到這個信號之后,又得到萬征的回信后,亨利高高興興的離開了。在他離開之后,一直沒有參加會面的鄭明,看著萬征反問道。

          “你確定,不需要進攻倫敦了?”

          倫敦現在可都向他敞開了大門了!

          “哎呀,你要知道,現在我們需要的是什么,我們不是想要占領英格蘭,占領倫敦……可是之后呢?把威廉趕出去?然后讓詹姆斯回來?這樣我們能得到什么好處?”

          咧嘴笑著,萬征直接了當的說道。

          “兩個英國,這不是很好嗎?我敢保證,如果陛下知道了這一切,也肯定會表示贊同的,咱們就等著論功行賞的日子吧……”
      五分快三app
        1. <th id="tr5cu"></th>
          <button id="tr5cu"></button>
          <rp id="tr5cu"><samp id="tr5cu"></samp></rp>

        2. <s id="tr5cu"></s>

          <em id="tr5cu"><tr id="tr5cu"><u id="tr5cu"></u></tr></em>
          海丰 | 义乌 | 宜都 | 沭阳 | 常德 | 海拉尔 | 苍南 | 巴彦淖尔市 | 桂林 | 抚顺 | 广安 | 大庆 | 株洲 | 韶关 | 沛县 | 临汾 | 厦门 | 金坛 | 龙岩 | 巢湖 | 佛山 | 雅安 | 东台 | 和县 | 河北石家庄 | 海宁 | 五指山 | 延边 | 贵州贵阳 | 毕节 | 汕头 | 仁怀 | 嘉善 | 攀枝花 | 常州 | 潍坊 | 台州 | 广西南宁 | 安顺 | 眉山 | 辽宁沈阳 | 陕西西安 | 保山 | 乌兰察布 | 宁德 | 琼海 | 兴安盟 | 恩施 | 延安 | 临沂 | 简阳 | 台南 | 泰州 | 通辽 | 南充 | 巢湖 | 燕郊 | 东台 | 鹤岗 | 新疆乌鲁木齐 | 固原 | 阳春 | 忻州 | 包头 | 百色 | 琼中 | 文山 | 垦利 | 本溪 | 定安 | 韶关 | 汉中 | 保定 | 大连 | 内江 | 陵水 | 泰州 | 海安 | 台中 | 基隆 | 玉环 | 东阳 | 南京 | 牡丹江 | 儋州 | 泰安 | 黔南 | 启东 | 淮北 | 海拉尔 | 三河 | 邹城 | 铜陵 | 基隆 | 天水 | 巴彦淖尔市 | 博罗 | 萍乡 | 沧州 | 贵港 | 湛江 | 周口 | 辽阳 | 石狮 | 珠海 | 南安 | 天门 | 渭南 | 安岳 | 保定 | 芜湖 | 四川成都 | 承德 | 承德 | 吐鲁番 | 随州 | 诸暨 | 鹰潭 | 丹东 | 邯郸 | 淮安 | 广安 | 怀化 | 阿勒泰 | 霍邱 | 淄博 | 宜昌 | 清远 | 舟山 | 普洱 | 吐鲁番 | 临海 | 滁州 | 萍乡 | 黔东南 | 酒泉 | 青州 | 开封 | 克拉玛依 | 江苏苏州 | 毕节 | 河北石家庄 | 曲靖 | 黄南 | 松原 | 荆州 | 偃师 | 灌云 | 防城港 | 保山 | 东营 | 菏泽 | 寿光 | 和田 | 简阳 | 日照 | 燕郊 | 神农架 | 孝感 | 丹东 | 临夏 | 义乌 | 延边 | 诸暨 | 湘潭 | 连云港 | 汉中 | 邹平 | 齐齐哈尔 | 漯河 | 荆门 | 泸州 | 新乡 | 天水 | 高密 | 溧阳 | 泰州 | 宝应县 | 九江 | 建湖 | 宜春 | 余姚 | 河源 | 郴州 | 通化 | 寿光 | 伊春 | 巴音郭楞 | 海丰 | 吉林 | 舟山 | 阿勒泰 | 喀什 | 商洛 | 咸阳 | 双鸭山 | 红河 | 梧州 | 金坛 | 博罗 | 澳门澳门 | 寿光 | 佳木斯 | 揭阳 | 安阳 | 洛阳 | 基隆 | 丽江 | 高密 | 周口 | 乐清 | 新乡 | 延边 | 江门 | 陇南 | 万宁 | 曲靖 | 陵水 | 铜仁 | 铜陵 | 韶关 | 邹城 | 灵宝 | 绍兴 | 萍乡 | 绵阳 | 云浮 | 垦利 | 黔南 | 诸城 | 保定 | 任丘 | 阜新 | 牡丹江 | 宜昌 | 广汉 | 神木 | 乌兰察布 | 海宁 | 阳江 | 渭南 | 徐州 | 宁波 | 天水 | 广安 | 汕头 | 慈溪 | 肇庆 | 江西南昌 | 茂名 | 遂宁 | 宜春 | 庆阳 | 灵宝 | 通化 | 东方 | 启东 | 通化 | 商丘 | 广元 | 清徐 | 日照 | 金坛 | 济宁 | 漳州 | 灌南 | 阳江 | 大庆 | 延边 | 宜昌 | 泰安 | 燕郊 | 建湖 | 锡林郭勒 | 霍邱 | 三亚 | 惠州 | 阳泉 | 临海 | 洛阳 | 阜新 | 柳州 | 安庆 | 姜堰 | 潜江 | 清远 | 简阳 | 济南 | 苍南 | 晋中 | 开封 | 宜昌 | 玉树 | 海门 | 福建福州 | 姜堰 | 保山 | 海东 | 漯河 | 娄底 | 吴忠 | 高密 | 东营 | 包头 | 库尔勒 | 怒江 | 九江 | 咸阳 | 常州 | 喀什 | 保亭 | 鄂州 | 绥化 | 上饶 | 丽江 | 清徐 | 萍乡 | 荣成 | 溧阳 | 株洲 | 台州 | 宁国 | 阜阳 | 朔州 | 曲靖 | 滁州 | 仙桃 | 阿克苏 | 昌都 | 芜湖 | 和县 | 定安 | 咸宁 | 阿坝 | 鹤壁 | 延边 | 改则 | 晋城 | 桂林 | 阿坝 | 资阳 | 沛县 | 铜陵 | 新疆乌鲁木齐 | 鸡西 | 玉树 | 正定 | 黄山 | 凉山 | 临猗 | 象山 | 那曲 | 泰州 | 广汉 | 庆阳 | 西藏拉萨 | 淮安 | 山西太原 | 延安 | 广饶 | 承德 | 赣州 | 雅安 | 云南昆明 | 邹平 | 茂名 | 江苏苏州 | 吉安 | 临沧 | 咸阳 | 吉林长春 | 仙桃 | 和县 | 阳泉 | 锡林郭勒 | 随州 | 宁国 | 迁安市 | 汉中 | 扬州 | 焦作 | 余姚 | 眉山 | 日土 | 佳木斯 | 宁波 | 阿拉善盟 | 海安 | 义乌 | 莱州 | 通辽 | 三亚 | 济源 | 佛山 | 雄安新区 | 安顺 | 天长 | 梧州 | 茂名 | 天水 | 海南 | 湘西 | 呼伦贝尔 | 景德镇 | 济南 | 渭南 | 吕梁 | 甘肃兰州 | 泰州 | 佳木斯 | 枣阳 | 七台河 | 延边 | 江门 | 武安 | 阿里 | 吐鲁番 | 定安 | 呼伦贝尔 | 秦皇岛 | 韶关 | 烟台 | 广汉 | 焦作 | 牡丹江 | 霍邱 | 伊犁 | 四川成都 | 惠州 | 大兴安岭 | 诸城 | 桂林 | 神木 | 临汾 | 库尔勒 | 包头 | 日土 | 宿州 | 抚州 | 九江 | 沛县 | 台中 | 咸宁 | 攀枝花 | 荣成 | 宁国 | 莱州 | 涿州 | 燕郊 | 武夷山 | 恩施 | 阜新 | 恩施 | 三沙 | 安阳 | 晋江 | 海宁 | 郴州 | 连云港 | 开封 | 高密 | 安徽合肥 | 延边 | 诸城 | 库尔勒 | 天门 | 白城 | 清徐 | 海北 | 汕尾 | 安岳 | 六盘水 | 遂宁 | 阜新 | 菏泽 | 改则 | 吉安 | 南阳 | 北海 | 通辽 | 普洱 | 安吉 | 本溪 | 安顺 | 邹城 | 阿克苏 | 仁怀 | 安吉 | 钦州 | 淄博 | 鞍山 | 江苏苏州 | 舟山 | 驻马店 | 阳江 | 平凉 | 梅州 | 钦州 | 林芝 | 顺德 | 黔东南 | 大丰 | 浙江杭州 | 河北石家庄 | 山西太原 | 任丘 | 海拉尔 | 吉安 | 九江 | 青海西宁 | 聊城 | 葫芦岛 | 泗洪 | 铜仁 | 信阳 | 鄂州 | 东台 | 咸宁 | 焦作 | 莆田 | 台山 | 晋江 | 台山 | 克孜勒苏 | 舟山 | 宜都 | 云南昆明 | 延安 | 靖江 | 万宁 | 包头 | 湘西 | 沧州 | 克孜勒苏 | 邹城 | 济南 | 丹阳 | 文昌 | 湛江 | 邹城 | 天门 | 义乌 | 金华 | 泉州 | 聊城 | 廊坊 | 如东 | 吴忠 | 仁寿 | 玉树 | 中山 | 正定 | 海拉尔 | 灌南 | 泗洪 | 蓬莱 | 阿勒泰 | 启东 | 东营 | 鄂州 | 济宁 | 阿克苏 | 定西 | 新余 | 长治 | 濮阳 | 博尔塔拉 | 潍坊 | 垦利 | 台北 | 高雄 | 潜江 | 醴陵 | 河南郑州 | 鹤岗 | 临夏 | 柳州 | 邵阳 | 南平 | 南平 | 湖南长沙 | 泸州 | 台州 | 深圳 | 雄安新区 | 咸阳 | 红河 | 霍邱 | 神农架 | 朔州 | 遂宁 | 乳山 | 吉林长春 | 德阳 | 任丘 | 宿迁 | 楚雄 | 唐山 | 任丘 | 偃师 | 巢湖 | 燕郊 | 绵阳 | 溧阳 | 海北 | 郴州 | 深圳 | 海南海口 | 保定 | 福建福州 | 台中 | 张掖 | 惠东 | 攀枝花 | 内江 | 锡林郭勒 | 嘉善 | 保山 | 海门 | 巴彦淖尔市 | 姜堰 | 周口 | 山南 | 珠海 | 临猗 | 泰州 | 明港 | 神农架 | 株洲 | 台湾台湾 | 德清 | 钦州 | 镇江 | 乐平 | 巴彦淖尔市 | 德州 | 诸暨 | 宁夏银川 | 北海 | 泰安 | 滨州 | 潮州 | 厦门 | 韶关 | 遂宁 | 莱芜 | 秦皇岛 | 抚州 | 中卫 | 衡阳 | 昌吉 | 怒江 | 湖南长沙 | 池州 | 盐城 | 铁岭 | 玉环 | 贺州 | 馆陶 | 崇左 | 南阳 | 赵县 | 五家渠 | 乐清 | 济南 | 楚雄 | 丹东 | 庄河 | 赣州 | 阿克苏 | 章丘 | 丹阳 | 通辽 | 灌云 | 禹州 | 正定 | 保山 | 佛山 | 丹东 | 龙口 | 通化 | 安庆 | 燕郊 | 达州 | 聊城 | 巴中 | 文山 | 海安 | 铁岭 | 孝感 | 吉林长春 | 鹤岗 | 毕节 | 德宏 | 河北石家庄 | 清徐 | 黔东南 | 陕西西安 | 姜堰 | 五家渠 | 灌南 | 厦门 | 长兴 | 永新 | 锡林郭勒 | 铁岭 | 周口 | 鹤岗 | 玉环 | 海南海口 | 朝阳 | 龙口 | 泗阳 | 玉环 | 周口 | 葫芦岛 | 西藏拉萨 | 昭通 | 楚雄 | 酒泉 | 台山 | 汉中 | 海西 | 运城 | 吴忠 | 新余 | 燕郊 | 湖州 | 咸阳 | 宣城 | 乌兰察布 | 聊城 | 靖江 | 克拉玛依 | 临汾 | 德阳 | 绵阳 | 日喀则 | 龙岩 | 黔西南 | 遵义 | 呼伦贝尔 | 宜宾 | 海南海口 | 克孜勒苏 | 云浮 | 金昌 | 商丘 | 黔西南 | 保定 | 霍邱 | 吉林长春 | 宁国 | 鸡西 | 朔州 | 吴忠 | 雄安新区 | 齐齐哈尔 | 昌吉 | 鄂州 | 海南海口 | 涿州 | 阿里 | 辽阳 | 潍坊 | 惠州 | 正定 | 开封 | 马鞍山 | 宜昌 | 娄底 | 南通 | 朔州 | 三沙 | 朔州 | 神农架 | 单县 | 澄迈 | 庄河 | 邢台 | 泗洪 | 德清 | 宁夏银川 | 绍兴 | 牡丹江 | 邹城 | 晋城 | 东海 | 六安 | 鹰潭 | 定西 | 铜仁 | 无锡 | 迪庆 | 燕郊 | 垦利 | 香港香港 | 临海 | 贵州贵阳 | 陇南 | 阳春 | 铜仁 | 三沙 | 宿迁 | 伊犁 | 吴忠 | 佛山 | 河南郑州 | 阜新 | 石嘴山 | 贵港 | 淮南 | 贵港 | 金坛 | 眉山 | 六盘水 | 南平 | 唐山 | 潮州 | 丽水 | 牡丹江 | 三河 | 梧州 | 台州 | 东方 | 怀化 | 资阳 | 台北 | 诸城 | 石狮 | 六盘水 | 乳山 | 朔州 | 铁岭 | 邢台 | 眉山 | 遵义 | 澄迈 | 韶关 | 五家渠 | 厦门 | 长治 | 澳门澳门 | 南京 | 广州 | 海西 | 红河 | 达州 | 三亚 | 淮安 | 朔州 | 六盘水 | 武安 | 三门峡 | 乐平 | 金华 | 金华 | 琼海 | 吴忠 | 锡林郭勒 | 朔州 | 周口 | 本溪 | 克孜勒苏 | 岳阳 | 承德 | 揭阳 | 深圳 | 福建福州 | 株洲 | 三亚 | 呼伦贝尔 | 宜都 | 宝应县 | 万宁 | 三门峡 | 海东 | 溧阳 | 黔南 | 姜堰 | 海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怀化 | 平凉 | 大兴安岭 | 柳州 | 林芝 | 桐乡 | 南平 | 琼中 | 宿迁 | 三门峡 | 屯昌 | 金华 | 宿州 | 红河 | 儋州 | 兴化 | 定州 | 阿里 | 广饶 | 垦利 | 五指山 | 朝阳 | 阿拉尔 | 黑河 | 德阳 | 阿里 | 惠州 | 鹤壁 | 陕西西安 | 仁寿 | 九江 | 洛阳 | 枣阳 | 肇庆 | 单县 | 吕梁 | 白沙 | 平凉 | 茂名 | 湖南长沙 | 黄南 | 崇左 | 海安 | 临汾 | 鄂州 | 嘉兴 | 中山 | 大庆 | 张北 | 阿拉尔 | 黄南 | 安顺 | 永新 | 钦州 | 运城 | 赤峰 | 酒泉 | 青海西宁 | 赣州 | 临沧 | 湖北武汉 | 青州 | 盘锦 | 楚雄 | 仁寿 | 安徽合肥 | 昌吉 | 萍乡 | 松原 | 德清 | 鞍山 | 乐山 | 荆州 | 燕郊 | 黑龙江哈尔滨 | 海丰 | 乌兰察布 | 安康 | 余姚 | 漳州 | 东莞 | 崇左 | 福建福州 | 南京 | 湘西 | 高雄 | 沧州 | 白山 | 东营 | 防城港 | 吕梁 | 黔南 | 山西太原 | 武威 | 长治 | 驻马店 | 台山 | 丹东 | 日喀则 | 桐城 | 马鞍山 | 乌海 | 葫芦岛 | 临汾 | 日土 | 聊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聊城 | 抚州 | 长垣 | 那曲 | 兴安盟 | 攀枝花 | 黄山 | 临汾 | 香港香港 | 灌云 | 嘉峪关 | 呼伦贝尔 | 五家渠 | 灌南 | 果洛 | 湖州 | 信阳 | 余姚 | 赵县 | 贵州贵阳 | 乐清 | 绥化 | 乐平 | 新疆乌鲁木齐 | 威海 | 哈密 | 惠州 | 伊犁 | 滁州 | 开封 | 桓台 | 白城 | 揭阳 | 海门 | 昌都 | 锦州 | 衡水 | 巢湖 | 金华 | 鸡西 | 江西南昌 | 荣成 | 靖江 | 白沙 | 姜堰 | 临夏 | 济宁 | 牡丹江 | 焦作 | 金坛 | 东营 | 澄迈 | 济南 | 黔南 | 桐乡 | 景德镇 | 寿光 | 安康 | 陵水 | 资阳 | 驻马店 | 南安 | 攀枝花 | 楚雄 | 邳州 | 咸阳 | 肥城 | 桐城 | 淄博 | 常州 | 揭阳 | 邹平 | 白城 | 梅州 | 张北 | 日喀则 | 本溪 | 上饶 | 湘西 | 上饶 | 承德 | 霍邱 | 安康 | 吴忠 | 武安 | 临猗 | 公主岭 | 呼伦贝尔 | 德清 | 潍坊 | 明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