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tr5cu"></th>
      <button id="tr5cu"></button>
      <rp id="tr5cu"><samp id="tr5cu"></samp></rp>

    2. <s id="tr5cu"></s>

      <em id="tr5cu"><tr id="tr5cu"><u id="tr5cu"></u></tr></em>
      小說MM > 斂財人生[綜]. > 1394.煙火人間(28)三合一

      1394.煙火人間(28)三合一

          煙火人間(28)

          “跟蹤?”四爺將照片扔在桌子上,“不用那么麻煩。我去了哪里, 跟誰去的, 我還能不知道?只怕跟我去見的人有點關系!

          林雨桐一愣, 要是這么說的話, 似乎有些道理。

          可四爺這是去見誰了?

          外面的很多事情, 都是四爺處理的。每天林雨桐都知道他去干什么的,但具體的見了什么人,都說了些什么話, 這些不是重點的問題,林雨桐也不會過問,四爺也不會回家啰嗦的太詳細。因此, 她倒是沒往這邊想過。

          照四爺這么說,這是外面惹回來的麻煩。

          四爺看了看酒店那張照片:“這是一個月之前,我去清江酒店, 見姜有為的時候被人拍的!比缓笥挚茨菑堅谛^里的:“這是我去拜訪姜有為在d校的一位老師的時候被人拍的!

          在酒店里見姜有為,必是姜有為還約了要緊的人給四爺引薦。這姜有為的老師, 如今不在d校,而是在政|協,林雨桐也知道,這位雖然不算是一二把手吧, 但也是個不小的領導。

          在酒店就不說了, 這是姜有為主動邀請的。而見姜有為的老師, 很顯然, 四爺是帶有目的性的。

          自己若只是一般見識的女人, 看到這樣的照片,那是要鬧的。那是不是有人就會躲在背后趁機將事情鬧的不可收拾。

          可這東西,卻是最沒法解釋的東西。尤其是這兩張背景,細細查的話自然知道這都是哪里。

          而要是說的沒錯的話,這兩次見面,都是不能拿到桌面上來說的。

          這里面不是男女的事,也不是商場上的那點事,而是牽扯到官場。

          再重新看那照片,如果說照片上的女人跟四爺有關系的話,換個角度去講,以四爺跟姜有為的關系,四爺若是否認這女人跟她有關,那‘這么親密’的關系,這女人還可能跟誰有關?

          姜有為?亦或者是他的那位老師?

          作為一個商人,跟官場上的人保持那么好的關系,如果沒有金錢交易,那么會有什么交易呢?xing賄賂嗎?是不是會不由的想偏了。

          可這樣的事,最是怕流言。

          鬧不能鬧,想攤開了說也不能攤開了說。

          林雨桐之前還想著,實在不行,把自己p在照片里。比如自己坐在車里,在酒店或是那個單元樓下。有自己在場,總不能說四爺跟這女人有關系了吧?只能說這些人居心叵測,照相的時候故意沒有把自己照進去?扇粽孢@么干了,可就把姜有為和他的那個老師坑到坑里去了。

          所以,這事不能這么干。

          背后整人的人是誰,這事只有去問姜有為了。

          可姜有為也一籌莫展!這事不能過夜,當天晚上,時間已經不早了,但兩人還是換了衣服,去見姜有為。

          也沒上姜有為的家,只把車停在他們家樓下,他下來直接上了車。見了照片他就明白了四爺的意思,他也知道這上面的地方是哪里,更知道四爺是他邀請他介紹過去的,這種場合,對方哪怕是有情人,也不可能帶著情人前去的。

          所以,這一定是假的。再往深了想,這真的只是對著對方去的嗎?

          不是吧!這么費盡心機,對方又第一時間找到自己告訴自己這事:“你是說,這是針對我來的?”

          “總不能是針對姚主任吧!彼谡䙡協里的那個位子還犯不上叫人下這樣的套。

          而姜有為不同!姜有為在紡織廠的重組上處置是相對得當的,如今市里一位常務副市空缺,姜有為這段時間正為這個位子爭取著呢。

          如果是因為這事來的,“那會是誰呢?”

          姜有為看看照片:“這手段未免太下作!”

          是!

          他拿著照片又端詳,然后看向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的林雨桐:“林總,我敢跟你保證,因瑱絕對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林雨桐就笑:“我知道。所以我一接到這照片,就覺得有問題。還以為是商場上哪位朋友瞧我們過的太舒心了,過來添堵的。卻沒想到您這里!

          姜有為將照片遞給四爺:“這事該怎么辦?咱們該商量出一個章程出來!

          這事不能瞞著,越是瞞著越是會壞事:“這次是對我……可若是見針對我沒有效果,下次未嘗就不會是你!

          姜有為深吸一口氣,這種下作的手段,叫人防不勝防?善珔s有效的很。要不是怕直接拍自己有特意針對的嫌疑,那么這次拍的就不是因瑱,而是自己了。他沉吟了片刻,“那你說,怎么辦?”

          怎么辦?

          四爺和林雨桐第二天,就直接去報警了。

          “我懷疑被跟蹤了!彼臓敻思艺f:“我當時在去廠里的半路上,接到姜有為姜處長的電話……”這是真話,當天的通話記錄可以查的。雖然通話時間一分鐘也不到,但這一分鐘時間足夠說叫四爺改變行程的話了,“姜處長是為我們企業牽線搭橋的,他想問問我們想要承包農場做綠色無公害無污染農產品的事。約的見面地點,就是清江酒店。我當是進門的時候,可以確定,我的周圍兩米之內是沒人的,這個女人是哪里來的?她要是在,她距離我的距離應該也在兩米之外,沒有人會對跟自己貼的這么近的女人沒有印象,況且是孕婦,要真是遇上了,應該主動避讓的,要是不小心撞到人家怎么辦?所以,在我肯定不認識這個人的前提下,我可以確認,這張照片是處理過的。我也找人專門問過,如果借位借的好的攝影師,是可以做到這一點的。這若只是偶然也就罷了,可偏偏不是偶然,照片竟然寄給了我愛人。那我們就有理由相信,這絕對是有預謀的。當然了,若只是有人想搞惡作劇,我也不會這興師動眾的過來報警了……”說著,就說第二張照片,“您再看第二張照片,同一個女人,同一個辦法,對方是怎么找到機會拍到這張照片的,除非跟蹤!我們看到的是兩張,這是因為這兩張的效果也許是最好的?赡苓有偷拍的其他照片,只是借位沒借好,沒拍到需要的效果,所以沒寄給我愛人罷了。如果是這樣,那我肯定是被人跟蹤了不短的時間了。這張照片是我拜訪政協的姚主任的時候被人偷拍的。您也看見了,我就拿了兩樣水果,十來塊錢的東西,說不上賄|賂。拜訪的原因,也不怕查。姚主任的兒子,是咱們省靈五市平通縣的副縣,主管招商引資工作。而姚主任曾是姜處長在d校的一位老師,平通縣是產糧大縣,縣里光是農墾農場便有十八個,牽扯到下崗職工三萬多人,剛好我們需要承包成規模的農場,就這么著,才有了這次拜訪。這次拜訪也是臨時決定的,因為得趕在姚縣長回來的時候我才能過去,那天便是姚縣長的老丈人住院手術的日子,他從醫院出來,直接給我電話,叫我上家里等。他的時間緊張,晚上還得趕回縣里去。我不好空手,就在小區門口買了兩樣水果……”

          記錄的民警就明白了,這樣的情況下都被拍了,這不是跟蹤是什么?

          這是蓄謀已久的。

          這里面牽扯到一位政協主任,一位處長,一位副縣,案子看起來不大,但卻也不敢等閑視之。

          等人走了,趕緊就匯報。

          這事是直接找到市公安局的,一層一層的報上去,這位局長很快便明白,這里面的事情不簡單。他直撮牙花子,這事怎么了?

          這一鬧出來,照片上這女人和拍照的,只怕早跑了,上哪找去?

          可明知道找不找,還非找不可。

          林雨桐也知道:“壓根不可能找到的!

          “也沒指著找到!彼臓斴p笑一聲,“這么一動,也叫姜有為看看,到底是誰動的手!

          可林雨桐卻覺得:“做出這樣事的,未必見得有多高明!

          “所以,姜有為那里只要有懷疑的人,就好辦了!彼臓斴p笑,“看看誰家養了二世祖,那便是誰了!

          對了!沒錯!像是三四十歲這些人,寧愿用灌醉了安排個女人進屋里去叫人說不清,也不會用這樣的法子。借位這事,這么大年紀的人沒幾個能懂那是啥玩意。

          結果很快就找出來了,是一位不入常委的副市家的公子,叫查歡。

          查歡從美國留學回來沒多久,學的正好是導演專業。如今弄了什么模特公司,聚集了一幫人,在外面混著呢。

          再往深了查,卻查到了一個人,他叫羅加索,跟查歡是同學。

          不是大學同學,只是中學同學,不過兩人都在美國呆了幾年,軌跡有重合的地方。

          而羅加索正是羅勝蘭的兒子。

          怪不得這么離奇曲折的先奔著自家來了這么一出呢。

          兩人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結果門鈴被摁響了,老太太給開的門,“是加索啊,你這孩子,過來就過來,拿這么多東西干什么?”

          羅加索的聲音爽利的很:“奶奶,我找因叔和林姨有事,我是來道歉的!

          得!人家直接找來了。

          四爺和林雨桐兩人都收斂了表情出去,羅加索站在客廳里,見了兩人就鞠躬:“叔叔阿姨對不起!

          老太太在家,客廳沒法說話,四爺也沒有叫人進臥室的習慣,便指了指外面:“跟我把蘿卜出了吧!

          “?”羅加索愣了一下,然后‘哦’了一聲,利索的將身上的外套脫了仍在沙發上,將袖子擼起來跟了出去。

          蹲在院子里一邊干活,羅加索一邊低聲道:“我跟查歡在國外的時候常一塊玩,回國之后他給我接風……那天他跟我說姜處長的事,難免就提到了叔叔阿姨,我就多了一句嘴,說是人家夫妻恩愛的很……”其實當時還說了一些類似自家妹妹出國跟這兩口子有關之類的話,但這話卻不能對這邊說,他怕妹妹出國的原因這邊并不清楚,叫自己給捅破了,只會更尷尬。當時查歡便說,我替你出氣。那天也是實在喝多了,說了什么也不知道,只是自己看到照片的時候,那照片已經寄出去了!暗@事,事先我真不知道。要是知道,絕對會阻止的。便是阻止不了,也會過來跟叔叔阿姨說一聲的。等出了這事了,我想上門,可這上門又不知道該怎么說。況且,那照片,我當是也不知道是假的。就怕這一來,再叫叔叔阿姨有了更深的誤會。如今看著風平浪靜了,反倒是查歡那邊,被他爸扇了一巴掌不叫進家門了,我才知道事情過去了。原本想著查歡好歹是市里的衙內,說不定對我媽做生意有些幫助?梢侵浪沁@么一個深坑的話,我是說什么也不會跟他來往的。其實這事,要不是我多嘴,就壓根不會牽扯上叔叔阿姨的。這就是查歡他爸也想進常委,跟那位姜處長較勁……查歡就是想拿姜處長的把柄……”結果反倒是叫人家給拿住了把柄。

          這些坑貨!

          孩子教育不好,這得添多少麻說!

          四爺就說:“生意做大,不是只靠拉關系就行的。你是本末倒置了!得先是你把生意做大了,關系自然就來了!

          “是!”羅加索一屁股坐在邊上,也不嫌棄沾了一身的土,見四爺不像是生氣,便問道“因叔,您現在也算是企業家了,錢對您來說都不是問題了。您在外面就真的沒有……”

          “有什么?”四爺看他,順手將手里的蘿卜遞過去,“把纓子都掰下來!

          羅加索把蘿卜纓子擺弄的整整齊齊的堆在一邊,“就是有女人!”他哼笑一聲,“我爸那人,沒錢都找女人呢。當然了,在那個女人眼里,我爸就是有錢的男人!所以我不信有錢的男人不在外面找女人!彼猿暗男α诵,隨即又帶著幾分欽佩的看四爺:“您是怎么瞞過我林姨的!

          四爺就看他,“你看不起你父親?”

          羅加索沒有說話,但那表情說明一切。

          “那就別叫人說……有什么樣的老子就有什么樣的兒子!彼臓敱愕溃骸澳愀赣H不是天,他誰也代表不了。在你眼里,他窩囊,沒擔當,花心對家庭不負責任,你也要跟你父親一樣嗎?你也是有錢的公子哥,走你父親的老路要比他走的順當!

          羅加索看著四爺,眼里就了些許的怒氣。自己說自己的父親可以,可是別人說的時候,為什么心里那么不得勁呢。他起身,進去拿了自己的外套,什么也不說了拉著臉就往外走。

          心里卻想著,我絕對不是一個窩囊的,沒擔當的男人,我更不會是一個花心的,對家庭不負責任的男人。

          林雨桐見他要走,就問呢:“不留下來吃飯了?”

          羅加索對著林雨桐鞠了一躬:“對不起林姨,這次的事是我交友不慎!闭f著,直起身子,臨走又叮囑林雨桐,“對男人,有時候還是得防著的。信任,得是有限度的。您是個好人,我才對您說這話的!

          鬧了半天,還是不信四爺在外面沒有女人。

          等人走了,林雨桐才出去把蘿卜纓子都放在外面這個水龍頭下面的水桶里,回身問四爺:“你說人家孩子了?”

          “就是欠教訓!彼臓斦f著也笑,“羅家這小子比閨女倒是好些!

          錯了便是錯了,有膽子上門認錯,這便還有救。

          牽扯到羅家的孩子這是沒有想到的,四爺和林雨桐不打算往深的摻和了。官場上的事,作為商人攪和到人家的爭斗中,那是最愚蠢的做法。

          兩人更是借口農場的事,跑到靈五市考察去了。算是躲了!

          可有些是非,根本不是想躲開就能躲開的,兩人出來不過一周時間,出事了。

          清江酒店里出了人命案子了。

          最近市里可是熱鬧,先是查市zhang被人摁在被窩里給捉|奸了。女方是市電視臺的一位新聞主持。而麻煩的是,女方已婚,她丈夫在部隊上,還是個軍官。她丈夫的弟弟在市里開了幾家ktv,本身就有涉黑的嫌疑。這次是做弟弟的抓了嫂子的奸,然后部隊上來人。

          這就牽扯到破壞軍婚,性質是相當惡劣的。

          不得不說姜有為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可這下起手來也是穩準狠的。一下子就命中了要害!

          可緊跟著,這位女主持人死了,就死在清江酒店。死的時候全身赤|裸,邊上有遺書,堅決否認跟查某人有不正當的關系,言稱是自己的小叔子一直想欺辱她,卻一直不能得手,這才設局害了他。

          然后,因為這個嫌疑,這位小叔子被請進了局子調查。

          可這位一進去,就有可能什么都撂出來。若是姜有為跟這位的交易留下了把柄,雖然姓查的跌進去了,可姜有為也同樣失去這次的機會。

          官場原就比商場更加兇險。

          如今也不知道這里面有沒有第三方的手段。

          不過四爺估計:“肯定有的。有人想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姜有為這次,太急切了!”

          自家本來就躲著這事,而且這事也不該參與的,可自家跟姜有為綁的太緊了。這里面還牽扯到那位sheng|zhang的面子,打電話來的是這位sheng|zhang的現任秘書。

          如果前任秘書出事,對這位還是代shenzghang的省長,影響就太壞了。如今要緊的是去掉shengzhang前面的‘代’字。

          偏偏的是這個時候出事了,這真的只是針對姜有為嗎?

          誰都忍不住會多想。

          如今打發秘書把電話打過來了,就是叫四爺去辦這件事。摘出姜有為,就是摘出了這一系的人馬。不叫官場上的人動,便是怕有人過度的解讀,將事態擴大化。

          于是,四爺和林雨桐這就直接回來了。林雨桐先回家,四爺連家都沒回,得去見姜有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有為是可能被牽扯,但還不到那份上。不過是流言甚囂塵上,他越發的不敢有一絲一毫的異動。誰也不敢去見,誰也不能去求,得比平時更本分才行。

          四爺過來,是直接到辦公室的,打著正事的幌子,走的是正常途徑。問的是市里關于新源藥廠的處置問題。企業改革,姜有為還是管理這一塊的處長,這是公事。

          這邊提交了申請,姜有為隨手翻了翻就叫人把四爺請了進去。

          等門關上,姜有為才道:“我并沒有找甘小泉!

          甘小泉是那位死了的女主持人俞紅的小叔子。他沒有找甘小泉,是說他沒有叫人抓|奸。但能知道甘小泉的名字,顯然,背后他也沒少做功課。

          四爺看他:“做了什么,沒做什么,現在說清楚,真有什么處理不干凈的手腳,如今補救還來得及……是shenzghang叫秘書打電話,叫我過來的!

          姜有為深深的看了四爺一眼,指了指會客區的沙發,“坐吧!币娝臓斪,他也在對面坐下,本來不抽煙的人,這會子也不由的抽出一支點燃:“我雖然沒有找甘小泉,但是俞紅死的那天晚上,我在清江酒店!

          四爺就看他:“開了房間?”

          若只是見人,包間就可以。這開了房間,是個什么意思?

          四爺不動聲色:“原因呢?”

          姜有為笑了一下:“我說我外面沒女人,你這會子也不信吧!

          “你說沒有我就信!彼臓斂此,“咱們之間是有信任基礎的,我是個什么人你知道,你是個什么樣的人我也清楚。錢財你不缺,嫂子娘家是你的助力。你跟嫂子是大學時候戀愛結婚的,你們有很好的婚姻基礎。孩子也健康懂事,你要走的更遠,就會愛惜羽毛,女人這事,你不沾!

          姜有為的眼神溫和了起來:“還好……你信我!彼吐暤,“那天在清江酒店開房間,房間里也確實是個女人,但我們之間并沒有那種關系。她是一個老同學了,如今在京城報社工作,是她主動聯系的我……”

          四爺明白了,他沒找甘小泉,卻剛好有在報社的同學聯系了他,他是想通過媒體爆料一些事。這樣的事是機密的事,法不傳六耳,可就這么巧,那一晚,便出事了。他不由的皺眉:“你那個同學有問題?”

          姜有為點頭:“我給定的房間是三零六,她臨時通知我,房間的衛生間不能用,換到了三零九!

          三零九便是俞紅死的那個房間。

          四爺的眉頭皺的越發深了:“你進了房間?”

          “進去的時候俞紅已經死了!苯袨楹莺莸膶煹俎魷缭跓熁腋桌,“我當時若是報警……”

          “你那個同學呢?”四爺問道。

          “找不見了!苯袨閷⑹謾C放在茶幾上:“自從出事,我每天都給打,不停的給打,可惜……一直是盲音……”

          這便是沒有證人了!

          四爺就起身:“每天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剩下的事情我處理!

          姜有為起身一把拉住四爺:“拜托了。這件事的水深的很,想牽扯的不光是我……”說著,他有些欲言又止。

          四爺皺眉:“有什么不能說的嗎?”

          姜有為低聲道:“有些事,你大概不清楚。老領導如今的夫人,不是原配。wenge 的時候,老領導被整過。那時候他還是大學里的年輕教授,因為被打倒了,所以,跟原配就離婚了。真離還是假離,我也說不清楚。只是后來平反了,很多夫妻都復婚了,但是老領導沒有,他娶了當年被下放到農村時候照顧過他的農村姑娘……只是我跟在老領導身邊以后,被他叮囑過私下里關照一個人,這個人恰好就是我的這個同學……當年選我做秘書,其實很大程度上的原因,都是……因為我這個同學!

          四爺聽明白了,這個找不到的女同學,便是領導的閨女。是領導跟原配生下的孩子。

          那個年月里,什么樣的事情都可能發生。這不能說是誰的過錯。但如果當年的孩子記恨父親,反而被人家利用了,那這件事怎么處理才能叫領導滿意。

          找這個女同學?然后呢?然后把她牽扯進來,再把當年領導的傷疤給揭開?

          這件事不能這么辦!

          可要是不著這個女同學,姜有為的事情就說不清楚。把姜有為陷進去,難道不會牽扯到一手提拔他的老領導?

          這便是如今姜有為為難的地方。

          當時他不是沒想到馬上報警,他是怕牽扯到不能牽扯的人,他在保護那個一手提拔起他的恩人。

          四爺的眼神就越發溫和起來了:“我來辦!你安心便是!

          姜有為這才松開拉著四爺的手:“如果事有不可為……就不要為難。千萬不要牽扯老領導進來,他不容易……若是知道這里面有郝寧的事,會受不了的……”他于自己有知遇之恩,做人不能忘恩負義的。

          代省zhang叫郝安邦,他的閨女叫郝寧。

          四爺表示記下了,這才出來。見了姜有為就先直接回家了,跟林雨桐把事情一說,林雨桐才意識到這件事復雜在哪里了。

          但這件事雖然棘手,可要是處理好了,益處卻多了。

          總得給自家搭一條梯子出來。

          可從哪里下手呢?

          指靠自家的力量那是啥也別想的,肯定不行。

          四爺給郝安邦的秘書胡海打了電話,“……事情很復雜,最好能面談。這件事先不要叫領導知道!

          胡海皺眉,覺得這個因瑱說的很沒有分寸,自己是秘書,叫自己瞞著領導……正要說呢,那邊就道:“牽扯到領導的前妻!

          嗯?

          胡海是接替姜有為跟在郝安邦身邊的,姜有為知道的事,胡海也是清楚的。他沒再多說,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今天領導準點下班,六點半半日茶樓見!

          “半日茶樓?”林雨桐看著一棟仿古建筑,臉上露出幾分古怪的笑意:“這是什么名字?”

          偷的浮生半日閑嗎?

          胡海說六點半到,四爺和林雨桐六點就到了。里面大廳里是沒有茶座的,只設有一個個的單間。里面也古香古色的,但這種‘古’其實看在四爺和林雨桐眼里,是有些不倫不類的。這地方等閑人人家都不招待,都是會員制的。而且會員不是花錢就能辦卡,得有兩個會員介紹,才有資格的。四爺的卡是姜有為跟一位銀行的行長介紹,才有的。而林雨桐的卡,是四爺和羅勝蘭介紹才有的。四爺幫著給辦的,林雨桐卻從沒來過。

          如今出示了兩人的卡,才被安排進了卡座。告訴前臺,自己在哪一間,要是應約來的,直接回被帶過來。

          叫了茶和茶點,就只有等著了。

          茶是好茶,只這茶點,卻是定做了自家宮廷御品的果點,要知道,自家這東西,想在外面買,是買不到的。只進來能吃到這點心,就會叫人覺得來這里來的不虧。

          而自家接的是誰家的訂單自家很清楚,絕對沒有半日茶樓的。只能說著半日茶樓背后的東家來歷不一般。

          到了六點半,準點的,胡海推門進來了:“因老兄,叫你久等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見面卻很客氣。見林雨桐也在,就忙笑道:“嫂夫人也在!”又忙伸手跟林雨桐握手。

          平時四爺和林雨桐都是各忙各的一攤事,并不會捆綁在一起。所以,見到四爺帶著林雨桐,不免有些驚訝。

          幾句客氣話說完,很快就進入正題。

          四爺將事情簡單的跟胡海說了:“這件事需要有人在官面上照應!

          胡海這才知道事情復雜在哪里了,這是沖著領導來的,左右都是死局一般。他二話不說就打出一個電話:“關廳,有些日子沒見了,怪想的。我現在在半日茶樓,知道你愛上這兒來,這不是,問問您在不在?”

          大秘書都這么說了,能說沒空嗎?

          那邊應的很利索,胡海這才掛了電話。

          “關廳zhang是自己人。他是刑偵出身……”胡海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林雨桐就明白了,竟然動用了這樣的關系。

          這位關廳年紀在四十五往上,身上帶著很明顯的軍人的痕跡,哪怕是穿著夾克,一行一動之間,也叫人覺得鏗鏘的很。

          他跟四爺和林雨桐點點頭,就看胡海,胡海示意四爺來說。

          四爺把事情說了,這位的眉頭就皺起來了,“要走正常渠道,必然是要牽扯出郝寧的!

          真要牽扯出來,這樂子可就大了。

          可要是不走正常的渠道,又該如何呢?

          他這人也是一直反對走非正常渠道的,便道:“領導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這事若是知道了,心理必然是不好接受,但……”

          “若是牽扯的深了怎么辦?”胡海直接問一句:“因為針對親生父親,從而被送進監獄。她若是真做了什么違法的事,我絕對沒有偏袒的意思。但是在有這個結論前,還請你考慮一下作為父親的心情!

          關廳往椅背上一靠:“可她偏偏是里面最重要的一環!避開誰都避不開她。想避開她,姜有為怎么辦?若是因此而絕了姜有為的仕途,就是領導想看到的?”

          胡海也說不出這樣的話。

          領導也不是那種置下屬于不顧的人,要不然,他不用這么為領導考慮,姜有為也不會陷入如今這個局里。

          所以,現在該怎么辦?

          從哪里破局呢?

          四爺便道:“陽歷年這說到也快到了,往年這個時候,不是都有治安整頓嗎?關廳,不知道今年還搞不搞?”

          關廳心里一動,不由的看向四爺,然后瞇眼:“你想攪亂一池水!

          那要不然呢?

          這治安整頓有深有淺,要是淺了,抬抬手就過了。要是深了,深挖一些地方,這還不知道要牽扯多少人進去呢。

          黃|賭|毒,沾的人可不少呢。

          關鍵是,可以趁機查查那位甘小泉涉黑的事。如今的甘小泉是因為命案被帶走了,可若是他這邊出了問題,出了大問題,自己是有權要求甘小泉配合調查的。

          在命案沒有結案之前,甘小泉關押在哪里看似沒有多大區別,可其實區別大了。關在自己手里,至少不怕人趁機審問一些‘私貨’,從而引到姜有為的身上。

          這就算是爭取了緩沖的時間。有了這些時間,很多事情安排起來就能從容一些。

          這個主意,倒是個好主意。

          關廳一笑:“自然是要搞的!不光要搞,還得大搞特搞……”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才好。

          三人簡單的說了幾句,如今能做的也就是這些了。

          私下里,四爺肯定是還要找郝寧的。

          郝寧的資料,他從胡海那里要了過來,然后給了常平,叫常平想辦法找人。

          姜有為給安排了房間,那便是確認過郝寧確實來了。

          來了省城到底有沒有去過清江酒店?

          常平安排人找了前臺的服務員,可案發當日的服務員被辭退了。費勁從保潔員嘴里知道這位服務員在城里的落腳地點,花了一千塊錢敲開了對方的嘴,郝寧確實去過,不過沒呆一個小時,便因為衛生間漏水的問題,提著行李離開了。離開的時候門外已經有車等著了,那輛車的車牌很好記,這姑娘還真給記住了:“……末尾是7474……”當時那女人陰沉著臉,保潔員剛拖完地,她穿著高跟鞋差點滑倒,嘴里罵了一句什么,就急匆匆出去了,然后車也不是停在停車場等著的,而是剛開到旋轉門的門口,她就下來了。緊跟著就上車去了,當時的保潔員被罵了,等人走了她就回罵了一句:“7474,去死去死!”她記得非常清楚。

          “什么牌子什么顏色的車,記得嗎?”四爺問了一句。

          “桑塔納,黑色的!”常平篤定的道。

          黑色的桑塔納,末尾是7474。

          他給關廳打了電話,想來有這些信息,足夠找到這輛車了。
      五分快三app
        1. <th id="tr5cu"></th>
          <button id="tr5cu"></button>
          <rp id="tr5cu"><samp id="tr5cu"></samp></rp>

        2. <s id="tr5cu"></s>

          <em id="tr5cu"><tr id="tr5cu"><u id="tr5cu"></u></tr></em>
          台湾台湾 | 河南郑州 | 深圳 | 清徐 | 伊犁 | 燕郊 | 锡林郭勒 | 金华 | 和田 | 哈密 | 平潭 | 张掖 | 红河 | 霍邱 | 三门峡 | 博尔塔拉 | 邯郸 | 石河子 | 马鞍山 | 绥化 | 巴彦淖尔市 | 海东 | 雄安新区 | 保定 | 阜新 | 郴州 | 简阳 | 遵义 | 达州 | 随州 | 惠东 | 佳木斯 | 甘孜 | 岳阳 | 丽水 | 威海 | 永康 | 张掖 | 吴忠 | 白城 | 莱州 | 随州 | 黄冈 | 岳阳 | 启东 | 驻马店 | 昌都 | 洛阳 | 西藏拉萨 | 万宁 | 固原 | 云南昆明 | 昭通 | 伊犁 | 克拉玛依 | 广汉 | 石嘴山 | 景德镇 | 芜湖 | 驻马店 | 杞县 | 泰州 | 连云港 | 阿克苏 | 黄石 | 宜春 | 云南昆明 | 忻州 | 荣成 | 张家界 | 清徐 | 晋中 | 庄河 | 乐山 | 扬州 | 枣庄 | 双鸭山 | 内江 | 昆山 | 林芝 | 哈密 | 香港香港 | 梧州 | 大庆 | 新余 | 钦州 | 遵义 | 丹阳 | 巴中 | 大兴安岭 | 武安 | 绵阳 | 乌兰察布 | 阳春 | 潜江 | 贵港 | 巴彦淖尔市 | 朔州 | 茂名 | 亳州 | 台中 | 诸暨 | 潮州 | 和田 | 梧州 | 五指山 | 海北 | 清远 | 德清 | 库尔勒 | 迁安市 | 甘肃兰州 | 自贡 | 唐山 | 天长 | 陵水 | 崇左 | 揭阳 | 云南昆明 | 中卫 | 巢湖 | 博尔塔拉 | 白城 | 白沙 | 资阳 | 阿拉善盟 | 池州 | 简阳 | 铜陵 | 佛山 | 随州 | 兴化 | 包头 | 四平 | 伊犁 | 陵水 | 吕梁 | 延安 | 乌兰察布 | 吉林长春 | 白银 | 日喀则 | 义乌 | 泗洪 | 屯昌 | 肥城 | 包头 | 衢州 | 安吉 | 阿拉尔 | 库尔勒 | 高雄 | 黄石 | 海门 | 日土 | 高密 | 怀化 | 巢湖 | 南通 | 驻马店 | 晋城 | 永康 | 德清 | 长葛 | 宝应县 | 石河子 | 鹰潭 | 吉安 | 南阳 | 台南 | 泉州 | 大庆 | 文昌 | 灌南 | 日土 | 怒江 | 濮阳 | 襄阳 | 云南昆明 | 青海西宁 | 南平 | 宝应县 | 景德镇 | 嘉峪关 | 昌都 | 汉中 | 哈密 | 临汾 | 克拉玛依 | 南充 | 芜湖 | 涿州 | 兴化 | 广西南宁 | 临沧 | 儋州 | 巴彦淖尔市 | 晋中 | 高密 | 乌兰察布 | 任丘 | 武威 | 潮州 | 永新 | 巴彦淖尔市 | 无锡 | 天长 | 台湾台湾 | 巴彦淖尔市 | 深圳 | 玉溪 | 广西南宁 | 铁岭 | 白沙 | 楚雄 | 泗阳 | 新泰 | 东海 | 文昌 | 章丘 | 遵义 | 阜阳 | 黔东南 | 三亚 | 临沧 | 高密 | 保定 | 乌兰察布 | 日土 | 开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咸阳 | 白城 | 醴陵 | 惠东 | 赤峰 | 文山 | 茂名 | 白沙 | 大丰 | 大庆 | 临海 | 贵州贵阳 | 桓台 | 辽宁沈阳 | 保亭 | 昌吉 | 十堰 | 葫芦岛 | 商丘 | 开封 | 肥城 | 赣州 | 宝鸡 | 广饶 | 防城港 | 台州 | 白城 | 云南昆明 | 阜新 | 宁波 | 喀什 | 莒县 | 攀枝花 | 嘉峪关 | 周口 | 荆门 | 宣城 | 通化 | 招远 | 寿光 | 邹平 | 库尔勒 | 保定 | 漳州 | 攀枝花 | 丹阳 | 潍坊 | 延边 | 贺州 | 徐州 | 佛山 | 阿克苏 | 泸州 | 龙口 | 基隆 | 烟台 | 驻马店 | 雄安新区 | 泰兴 | 遂宁 | 辽阳 | 乌兰察布 | 芜湖 | 梧州 | 四川成都 | 简阳 | 丹阳 | 朝阳 | 泰州 | 曲靖 | 武夷山 | 澳门澳门 | 东台 | 武安 | 阿拉善盟 | 伊春 | 资阳 | 池州 | 山南 | 五家渠 | 海拉尔 | 塔城 | 张掖 | 启东 | 顺德 | 铜仁 | 莱州 | 明港 | 渭南 | 滁州 | 平凉 | 昆山 | 中卫 | 安顺 | 乐清 | 台州 | 神木 | 澄迈 | 武安 | 江西南昌 | 湖南长沙 | 永康 | 瓦房店 | 巢湖 | 曲靖 | 迁安市 | 本溪 | 安岳 | 德州 | 娄底 | 泉州 | 涿州 | 定安 | 惠州 | 德阳 | 台州 | 天水 | 广饶 | 昌吉 | 承德 | 潍坊 | 滕州 | 邹城 | 鄂尔多斯 | 克拉玛依 | 莆田 | 鸡西 | 余姚 | 钦州 | 霍邱 | 高密 | 随州 | 神木 | 宜春 | 丹东 | 武威 | 德州 | 酒泉 | 云浮 | 高密 | 宜宾 | 吴忠 | 黄南 | 周口 | 江苏苏州 | 泉州 | 肇庆 | 克孜勒苏 | 大理 | 高密 | 莒县 | 神木 | 如皋 | 吉林长春 | 河南郑州 | 金华 | 芜湖 | 晋江 | 通辽 | 伊春 | 仁怀 | 阳春 | 锡林郭勒 | 博尔塔拉 | 南平 | 安吉 | 南通 | 新乡 | 大庆 | 嘉峪关 | 吐鲁番 | 贵港 | 昭通 | 启东 | 黔南 | 潍坊 | 绍兴 | 三门峡 | 安庆 | 儋州 | 牡丹江 | 湘潭 | 沭阳 | 昭通 | 嘉善 | 宣城 | 保山 | 扬州 | 邢台 | 陇南 | 怒江 | 温岭 | 安庆 | 文昌 | 泉州 | 张家界 | 伊春 | 高密 | 和田 | 安吉 | 定安 | 永康 | 咸阳 | 云浮 | 赣州 | 抚顺 | 瓦房店 | 黔东南 | 金华 | 渭南 | 安岳 | 镇江 | 德州 | 莱芜 | 博罗 | 天水 | 杞县 | 乳山 | 黄冈 | 海南海口 | 绵阳 | 东阳 | 海西 | 偃师 | 永新 | 沧州 | 白银 | 铁岭 | 阿里 | 芜湖 | 四平 | 新疆乌鲁木齐 | 灌云 | 南阳 | 昌吉 | 芜湖 | 汉中 | 盘锦 | 怀化 | 鄂尔多斯 | 陵水 | 铜陵 | 克拉玛依 | 新乡 | 阳春 | 禹州 | 德清 | 宁德 | 柳州 | 嘉兴 | 台湾台湾 | 馆陶 | 青海西宁 | 昌吉 | 南京 | 益阳 | 泸州 | 乐平 | 厦门 | 常德 | 乐山 | 海北 | 宿州 | 和田 | 昌吉 | 莱芜 | 福建福州 | 基隆 | 平潭 | 白银 | 四川成都 | 宿州 | 临沧 | 乐山 | 塔城 | 包头 | 潜江 | 阜阳 | 海拉尔 | 宁波 | 吐鲁番 | 昭通 | 鸡西 | 广州 | 姜堰 | 佛山 | 南通 | 淮北 | 江苏苏州 | 高雄 | 湘西 | 丹阳 | 如东 | 宁德 | 阿克苏 | 海北 | 澄迈 | 绵阳 | 崇左 | 济南 | 红河 | 长垣 | 枣阳 | 厦门 | 辽阳 | 台北 | 南安 | 肥城 | 泗洪 | 桐城 | 许昌 | 眉山 | 石嘴山 | 广西南宁 | 东营 | 忻州 | 潮州 | 燕郊 | 吕梁 | 和田 | 呼伦贝尔 | 大连 | 承德 | 怀化 | 塔城 | 抚顺 | 定州 | 中卫 | 五家渠 | 攀枝花 | 辽源 | 果洛 | 沛县 | 荆州 | 台湾台湾 | 兴安盟 | 忻州 | 昌吉 | 柳州 | 黔南 | 淮安 | 通化 | 益阳 | 广州 | 招远 | 洛阳 | 崇左 | 六安 | 宜春 | 东莞 | 海北 | 汝州 | 池州 | 迪庆 | 衡水 | 宜春 | 驻马店 | 福建福州 | 马鞍山 | 姜堰 | 防城港 | 信阳 | 焦作 | 喀什 | 鹤壁 | 阿里 | 鄂州 | 海西 | 枣阳 | 柳州 | 滁州 | 昌都 | 邹平 | 台湾台湾 | 湖南长沙 | 昭通 | 威海 | 河北石家庄 | 和田 | 诸城 | 姜堰 | 伊犁 | 运城 | 聊城 | 日照 | 朔州 | 澳门澳门 | 承德 | 山西太原 | 四川成都 | 赤峰 | 包头 | 海西 | 张家界 | 鹤岗 | 保定 | 汉川 | 日喀则 | 松原 | 承德 | 铁岭 | 孝感 | 怀化 | 营口 | 东阳 | 绍兴 | 长兴 | 阿勒泰 | 呼伦贝尔 | 唐山 | 启东 | 博罗 | 泗阳 | 招远 | 兴安盟 | 霍邱 | 南充 | 兴安盟 | 玉树 | 莆田 | 晋中 | 浙江杭州 | 万宁 | 乌兰察布 | 建湖 | 汕尾 | 抚顺 | 博尔塔拉 | 七台河 | 任丘 | 宜昌 | 铜陵 | 漯河 | 洛阳 | 铜川 | 天水 | 澳门澳门 | 驻马店 | 滨州 | 衡水 | 五家渠 | 武夷山 | 果洛 | 白山 | 鄢陵 | 溧阳 | 东台 | 保山 | 北海 | 漯河 | 宜昌 | 南充 | 如东 | 常德 | 秦皇岛 | 十堰 | 甘南 | 西藏拉萨 | 玉环 | 长垣 | 泰州 | 基隆 | 慈溪 | 白沙 | 澳门澳门 | 陕西西安 | 遂宁 | 三河 | 张掖 | 阿勒泰 | 宜都 | 三明 | 余姚 | 宁波 | 双鸭山 | 信阳 | 吉林长春 | 岳阳 | 鹰潭 | 株洲 | 亳州 | 任丘 | 铁岭 | 赣州 | 青州 | 大丰 | 石河子 | 瓦房店 | 日喀则 | 随州 | 贺州 | 高密 | 广饶 | 铜仁 | 宝应县 | 铜陵 | 佳木斯 | 玉树 | 汕头 | 景德镇 | 偃师 | 保山 | 单县 | 辽源 | 连云港 | 嘉峪关 | 巢湖 | 淮南 | 鞍山 | 铜陵 | 泸州 | 黄山 | 临猗 | 萍乡 | 沛县 | 双鸭山 | 宿州 | 济南 | 临猗 | 邯郸 | 泰州 | 通辽 | 贺州 | 廊坊 | 厦门 | 黄石 | 金华 | 安徽合肥 | 防城港 | 台南 | 桐城 | 项城 | 阿克苏 | 吉林 | 衡水 | 仁怀 | 高雄 | 长葛 | 温岭 | 周口 | 自贡 | 连云港 | 莒县 | 锡林郭勒 | 荆州 | 南京 | 聊城 | 高雄 | 潜江 | 黔西南 | 湖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白城 | 齐齐哈尔 | 泉州 | 松原 | 眉山 | 铜仁 | 伊犁 | 运城 | 克孜勒苏 | 神农架 | 滁州 | 桓台 | 德宏 | 金坛 | 单县 | 丽江 | 海拉尔 | 漯河 | 江苏苏州 | 保定 | 公主岭 | 衢州 | 浙江杭州 | 黄南 | 广州 | 丽水 | 溧阳 | 绥化 | 邳州 | 大同 | 雅安 | 吕梁 | 酒泉 | 抚顺 | 陕西西安 | 运城 | 东台 | 济南 | 巴彦淖尔市 | 衡水 | 大兴安岭 | 湘潭 | 常州 | 临夏 | 益阳 | 信阳 | 咸阳 | 双鸭山 | 项城 | 东阳 | 山西太原 | 包头 | 晋城 | 赤峰 | 沭阳 | 汕头 | 保山 | 唐山 | 余姚 | 湖南长沙 | 长治 | 新余 | 丹阳 | 乐山 | 蓬莱 | 五家渠 | 信阳 | 孝感 | 河北石家庄 | 朔州 | 简阳 | 咸宁 | 赣州 | 克拉玛依 | 垦利 | 莱州 | 绵阳 | 商丘 | 东莞 | 苍南 | 绵阳 | 神农架 | 铜陵 | 昌吉 | 福建福州 | 临汾 | 洛阳 | 山南 | 那曲 | 海拉尔 | 平凉 | 齐齐哈尔 | 鹤壁 | 海拉尔 | 廊坊 | 红河 | 百色 | 大连 | 昌吉 | 黔南 | 嘉兴 | 定州 | 基隆 | 瑞安 | 山西太原 | 江西南昌 | 德州 | 鄢陵 | 南阳 | 灌南 | 宁波 | 保亭 | 海北 | 自贡 | 铁岭 | 广州 | 汕头 | 溧阳 | 公主岭 | 南通 | 承德 | 宜昌 | 项城 | 济宁 | 山南 | 包头 | 任丘 | 日喀则 | 忻州 | 荆门 | 赤峰 | 伊犁 | 马鞍山 | 石嘴山 | 枣阳 | 汕尾 | 包头 | 禹州 | 红河 | 运城 | 吴忠 | 乐山 | 铜川 | 台湾台湾 | 澳门澳门 | 本溪 | 固原 | 阳江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东台 | 泗阳 | 鄂州 | 资阳 | 张掖 | 辽宁沈阳 | 芜湖 | 定安 | 文山 | 桐乡 | 汕头 | 梅州 | 宜宾 | 东营 | 阿里 | 娄底 | 鹤壁 | 大理 | 曲靖 | 扬中 | 三明 | 新疆乌鲁木齐 | 新疆乌鲁木齐 | 永州 | 汉川 | 中卫 | 临沧 | 绥化 | 商丘 | 溧阳 | 铜陵 | 河池 | 喀什 | 单县 | 威海 | 九江 | 克拉玛依 | 瓦房店 | 包头 | 百色 | 六安 | 济南 | 宁波 | 蚌埠 | 江西南昌 | 扬州 | 烟台 | 五指山 | 台山 | 沛县 | 宝应县 | 鄢陵 | 广饶 | 盐城 | 巴中 | 赣州 | 海安 | 云南昆明 | 淮北 | 屯昌 | 吉林 | 厦门 | 包头 | 宝应县 | 瓦房店 | 保亭 | 通辽 | 长葛 | 瓦房店 | 金华 | 海西 | 香港香港 | 淮北 | 晋中 | 灌南 | 任丘 | 文山 | 镇江 | 乌海 | 连云港 | 清徐 | 大庆 | 鹤岗 | 漳州 | 绍兴 | 六安 | 江西南昌 | 普洱 | 昌吉 | 肇庆 | 运城 | 鄂州 | 任丘 | 泸州 | 锦州 | 威海 | 张北 | 泰州 | 庆阳 | 河北石家庄 | 宜都 | 鞍山 | 铜川 | 茂名 | 深圳 | 黄南 | 常州 | 湖南长沙 | 湛江 | 赣州 | 林芝 | 金华 | 九江 | 黄冈 | 六安 | 黄石 | 潮州 | 中卫 | 临夏 | 韶关 | 益阳 | 常州 | 荣成 | 漳州 | 咸宁 | 阜阳 | 阿坝 | 江西南昌 | 扬州 | 天水 | 文山 | 鹤壁 | 六安 | 台湾台湾 | 沧州 | 唐山 | 崇左 | 忻州 | 项城 | 永州 | 保定 | 贵港 | 烟台 | 保定 | 天长 | 惠东 | 厦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