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tr5cu"></th>
      <button id="tr5cu"></button>
      <rp id="tr5cu"><samp id="tr5cu"></samp></rp>

    2. <s id="tr5cu"></s>

      <em id="tr5cu"><tr id="tr5cu"><u id="tr5cu"></u></tr></em>
      小說MM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637把柄
          端木緋的目光落在了封從嫣的裙擺上,赫然可見一灘褐色的茶漬,很是刺眼。封從嫣局促地揉著手里的帕子。

          換衣裳什么的,只需要吩咐一聲丫鬟就行了,所以,江氏果然是話想和姐姐單獨說吧。

          花廳里,一時間有些安靜。

          端木紜向妹妹點了點頭,示意她去吧。

          端木緋微微一笑,她的姐姐從來就不是一個會任人擺步的人!不管江氏有什么企圖,只會失望!

          她從善如流地站了起來,說道“封姑娘,這邊請!

          “勞煩四姑娘了!

          封從嫣福了福身,跟著端木緋出了花廳。

          端木紜又示意丫鬟們都退下,這才笑吟吟的看向了江氏。

          她倒要看看江氏想玩什么花招,也能見招拆招,免得江氏動不動就跑到自家門前一哭二鬧三上吊,晦氣的很。

          端木紜的腰背筆挺,她穿著一身雨過天青色的對襟長襖,發間插著一枝玉釵,不過是尋常家常打扮,但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皆是氣度從容,明艷大方。

          哪怕現在,她明知江氏有所企圖,神情依然淡定自若。

          江氏在心中暗贊了一聲。

          與風光無限的端木緋相比,端木家的這位大姑娘一直聲名不顯。只知道她不知什么緣故,已經年過十七了還待字閨中。哪怕是有著“喪婦長女”的名頭,但光憑她是首輔府的嫡長女,端木緋的嫡親長姐的份上,求親的人只怕也會踏破門檻,但她卻遲遲不嫁。

          若是在尋常百姓家,這個年紀的大姑娘還沒定下親事,只怕早就按律被官府強行拉去婚配了。

          從前江氏從沒有認真注意過端木紜,只當她是眼高手低,錯過了花期。

          但如今,單單這份氣度,就看不出是在北境那種蠻荒之地長大的。怕是就連京城里那些老牌勛貴人家的姑娘都比不上。也難怪了……

          江氏遲遲沒有開口,端木紜也不著急,反正說不說在她,聽不聽在自己。

          江氏刻意等了片刻,見自己就這么被晾著了,終于先沉不住氣了,含笑著說道“大姑娘,妾身今日冒然求見,實在是情非得已!闭f著,她欲言又止,想等端木紜主動來問。然而,端木紜卻正氣定神閑地用茶蓋拂著茶湯上的浮葉,她的衣袖微微下滑,露出了腕間的羊脂白玉鐲。

          江氏捏了捏帕子,只得若無其事地繼續往下說“妾身是想請大姑娘勸勸四姑娘。四姑娘將來也是要入封家門,為封家宗婦的,正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封家丟了臉,四姑娘的臉上也不好看,您說是嗎?”

          端木紜淺呷著一口茶湯,看著茶葉在茶湯中沉沉浮浮,笑而不語。

          她的沉默讓江氏的心有些浮躁,“說來說去,四姑娘也是為了婉兒的事在生氣,哎,這事兒,確是我們考慮不周。但都是一家人,把話說開了就好,總不能真鬧得老死不相往來吧,這不是讓阿炎為難嗎!

          端木紜慢悠悠的品著茶,依然沒有搭理。

          江氏手里的帕子捏得更緊了,涂著鳳仙花的指甲在帕子上留下了數道印痕。

          端木紜無論說什么,她都想好了要怎么回應,然后順理成章的就能把話題拉開。

          可是現在……卻讓她有勁無處使!

          端木紜這油鹽不進的樣子,讓江氏不由想到了當天端木緋來府里的時候,也是如此。

          不管太夫人與她說什么,她都只自顧自的喝著茶,毫不理會,結果卻把封家鬧得一團亂,要不然哪里會有現在這么多事!

          這姐妹倆果然都是一個德性,表面上乖乖巧巧,其實一個比一個刁鉆奸猾。

          江氏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

          她扯了扯嘴角,強顏歡笑道“大姑娘,我們太夫人也是一片愛孫之心。阿炎的幾個堂弟都已經當爹了,唯獨阿炎都快及冠了,還是膝下尤虛,所以我們太夫人才會想要找個人伺候阿炎。這是件好事,太夫人也沒想到四姑娘會不愿意!

          她苦笑道,“您瞧,這一來二去的,可不就鬧成了這樣!

          這一次,端木紜如她所愿放下了茶盅,開口了,說道“江姨娘真覺得封太夫人是一片好心?”

          肯開口就好!江氏連忙道“那當然。四姑娘是圣旨賜婚,又是嫡妻原配,誰都越不過四姑娘去,太夫人也不會答應。只是四姑娘年紀還小,阿炎房里空空也實在不成樣,太夫人本以為四姑娘會樂意有人為她分憂,代她伺候阿炎,四姑娘也能得個賢惠的名聲,這是兩全齊美之事……”

          “原來如此!倍四炯嬓α,明媚的笑容如春光綻放,嬌艷萬方,“難怪江姨娘放著原配嫡妻不當,偏要做妾,伺候別人的夫君!

          “你!”

          端木紜這毫不掩飾的冷笑和鄙夷讓江氏差點就翻臉。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好歹還記得今天是為何而來。

          江氏并不認為自己說的有錯,這世間男子,除非是窮得吃不上飯,誰又不是嬌妻在側,美妾在懷?安平貴為公主,不也是沒能讓封預之獨守她一人嗎?端木緋又算得了什么,岑隱再寵她,也不可能為了她去拘著封炎不納妾吧!這傳出去非得讓人笑死。

          就算他們提出給封炎納二房的初衷是為了拿捏端木緋,但端木緋這般嫉妒容不下人,不是也該反省一下嗎?!自己都已經低聲下氣了,端木紜竟這般不留顏面!

          江氏的眼神明明暗暗,心緒起浮。

          端木紜懶得再搭理她,端茶送客,“江姨娘。若沒有旁的事,那我就不留你了!

          江氏注視著端木紜明媚嬌艷的臉龐,咬了咬牙,突然話鋒一轉,問道“妾身聽聞大姑娘至少尚未定親,不知是為什么呢?”

          端木紜的聲音平靜無波,淡淡地說道“這與江姨娘無關!彼牟辉谘傻刈聊ブ,是不是應該叫婆子來“送客”。

          “大姑娘不成親,是因為不愿意成親,還是因為嫁不了心儀之人?”

          “……”

          見端木紜終于抬起頭來正視自己,江氏的嘴角彎起了一個完美的弧度,說道“大姑娘蕙質蘭心,偏偏心儀的卻是那說不出口的人。這事兒一旦讓旁人知道了,您的名聲,端木家的名聲,又將會被置于何地呢?四姑娘也會因您顏面掃地。不是嗎?”

          端木紜半垂眼簾,纖長的睫毛在如玉的臉頰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陰影。

          她平靜的看著江氏,烏黑的瞳孔明亮清澈。

          江氏的嘴角翹得更高了,勝券在握。

          要不是這對姐妹油鹽不進,不知好歹,她也不愿意現在就拿出這個把柄!

          最開始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江氏是震驚的,是不敢相信的,她萬萬沒想到,端木紜會因為對那人懷著見不得人的綺思,就遲遲不愿嫁人。

          這對姐妹還真是有意思!借著所謂的“義妹”為擋箭牌,也真是不怕丟人現眼!

          可惜了,想必端木紜自己也知道,她的這份綺思是上不了臺面的,就算她愿意就這么守上一輩子,也不會結果。

          江氏用帕子按了按嘴角,帶著一份勝利者的姿態,說道“大姑娘,您覺得呢?”

          她語氣中的威脅之意昭然若揭,就仿佛在說,要是端木紜不答應她的條件,她就把這件事宣揚的人盡皆知!

          端木紜不說話,花廳里一下子就靜了下來。

          江氏并不慌張,端木紜再強勢,再蠻橫,也不過只是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突然間被一個外人揭破了心事,她但凡有一絲廉恥之心,這個時候,也該羞愧難當了。

          也是端木紜自己不好,剛剛若是順著自己遞的臺階下了,不就是什么事也沒有了?

          哎。

          好好的姑娘家,非要像個刺猬一樣,見人就扎。這下總該知道沒臉了吧。

          江氏微微一笑,她自覺拿捏住了端木紜的把柄,自然也不需要再對她低聲下氣了,直截了當地說道“大姑娘,妾身剛剛說的,您還是再好生考慮一下吧!

          “四姑娘明年也該及笄,和阿炎完婚了,為人媳者,自當要孝順翁姑,上敬長輩,下順夫君。阿炎是封家的嫡長子,四姑娘將來也會是封家的宗婦,切不可任性妄為!

          “正所謂長姐如母,四姑娘年紀小,容易沖動,又愛使小性子,您是她姐姐,也該多規勸規勸!

          江氏說得有些口干了,喝了一口熱茶,也算是給端木紜一點時間好好想想。

          孰輕孰重,想必端木紜是能夠想明白的。

          “江姨娘!倍四炯嬏┤蛔匀,目光坦然而鎮定,“你不必拐彎抹角,有什么話,直說便是!

          端木紜果然還是服了軟!江氏安心了,干脆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道“這一來,駙馬爺是阿炎的親生父親,哪怕他確實是犯了宵禁嚴令,但打也打了,罰了也罰,也該夠了。駙馬爺被關在京兆府的大牢里服刑,阿炎的臉上也無光。這對四姑娘來說,這不過是一句話的事。來日,等四姑娘嫁進封家,封家上下也會念著四姑娘的好。您是不知道,這新媳婦要在婆家站穩腳跟可不容易,這不是現成的機會嗎?”

          端木紜挑了挑眉梢,江氏倒是個會說話的,明明是她求著自己妹妹為封預之求情,卻說得好像是妹妹得了多大的便宜似的。這臉皮子怎么就這么厚呢!

          江氏見她在聽,又繼續往下說道“這二來么,妾身也知道四姑娘與安平長公主殿下親如母女,所以還望四姑娘能勸勸殿下,改宗換姓有悖倫理,實在不可取,也有違孝道,屆時言官免不了要彈劾。阿炎為了前程正在北境以命相搏,我們在京城也不能拖他的后腿,不是嗎?”

          她的意思就是讓端木緋去和安平說說,和離歸和離,改姓出宗就不必了。

          端木紜當然也聽明白了,心里冷笑。

          “至于三來,還望大姑娘讓四姑娘去向太夫人陪個不是,四姑娘畢竟晚輩,太夫人也是一片好心,四姑娘這么做,實在太傷太夫人的心了。若是四姑娘真不愿意給阿炎納二房,也可以與太夫人好好說,太夫人定會體諒的,怎么能這么沖動呢。哎,阿炎的幾個堂弟的房里都有侍妾通房,庶子庶女,太夫人也是瞧封炎形單影只,想要一視同仁罷了。也沒想到四姑娘會不樂意啊!

          她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端木緋不但善妒,還不事長輩。

          江氏一掃最初的謹小慎微,擺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長輩的姿態。

          許是剛剛在端木紜這里吃了虧,她昂起下巴,故意又問了一句,“大姑娘,您說是嗎?”

          話不投機半句多!端木紜懶得和她爭論。

          就封家這污糟勁,也虧得封炎是安平殿下一手帶大的,又對妹妹一心一意,要不然,自己才不讓妹妹嫁呢!

          端木紜目光微沉,說道“江姨娘還有別的事嗎?”

          江氏猶豫了一下,含笑道“旁的也都是些小事,日后,大姑娘和四姑娘多來封家走動走動,我們慢慢說也無妨!苯弦姾镁褪,心知若是逼得太緊,反而不美。

          于是,端木紜又一次端茶送客,“那我就不送了!

          盡管端木紜沒有明著應下,但江氏確信,端木紜但凡還要臉,就絕不會拒絕。

          她總得為家族,為她的嫡親妹妹考慮吧!

          江氏曾打聽過,端木緋是端木紜一手帶大的,最聽這個姐姐的話,只要端木紜開口,不愁端木緋不妥協!

          江氏自信地笑了,她站起身來,微微頜首,說道“妾身先告辭了!

          “送客!

          端木紜吩咐一聲,立刻就有婆子進來,把江氏領了出去。

          等人走后,端木紜閑適地靠在椅背上,臉上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輕哼一聲,喃喃自語道“莫名其妙!

          “姐姐!倍四揪p提起裙裾,跨過高高的門檻,走進花廳。

          她歪了歪小臉,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太對勁。

          端木紜露出明艷的笑容,沖她招了招手,說道“蓁蓁,那位封姑娘呢?”

          端木緋隨口說道“和江姨娘一塊兒走了!

          既然都猜到裙子上的茶漬只是借口,不過是為了打發自己出去,端木緋也不會自找麻煩的真帶封從嫣去換衣裳,也就在外面隨便坐了坐,看到江氏出來,立刻就讓她把人領走了。

          端木紜給妹妹遞了一塊棗泥糕,又生怕她噎著,哄著她先喝了一口茶,才說道“祖父說的沒錯,封家就是破落戶,這樣的人家還是早早擺脫的好!

          也難怪安平長公主長年別府而居,和這樣腦子進水的人家住在一起,只會短壽。

          端木紜只是順口一提,端木緋卻聽出一點不一樣的意味。

          她饒有興致地挑挑眉毛,趕緊問道“姐姐,難不成,江氏非要和你單獨說話,是想來威脅你?”

          端木緋太了解姐姐了,確認她絕不會吃虧,所以沒有半點擔心,更多的是好奇。

          端木緋滿不在乎地說道“她要說就說去吧!

          自己堂堂正正,沒什么不能對人言的!

          果然是威脅??端木緋連棗泥糕都顧不上吃了,忙不迭地追問道“江氏說什么了?”

          江氏說……

          端木紜的臉上染上了一抹紅霞,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眉眼含笑,嬌艷如牡丹,攸然綻放。

          “……”端木緋一頭霧水。

          江氏不是來威脅姐姐的嗎?姐姐怎么突然就臉紅了呢……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直接問吧!端木緋立馬擠坐到了端木紜的椅子上,緊貼著她嬌滴滴地說道“姐姐,你快告訴我嘛!”

          “……”

          端木紜的臉更紅了。

          她的眼前不由浮現起了那張絕美如畫的臉龐,心跳砰砰加快,清晰地回想在耳邊。

          岑公子這么好的人,自己喜歡他又怎么樣?有什么見不得人!封家自己存著不干不凈的念頭,還以為人人和他們一樣呢。哼,什么東西!

          端木緋的表情一會兒嬌,一會兒怒,看得端木緋越發莫名其妙了,心里頭癢癢的,就好像有根羽毛在那里撓啊撓的。

          “姐姐!

          端木緋的聲音又柔了幾分,抱著她的胳膊搖啊搖的,如小鹿一般濕漉漉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她。

          妹妹真可愛!

          端木紜摸了摸她柔軟的發頂,突然故作驚訝地喊了一聲,指著窗外道“看,小八來了!”

          “哪里哪里?”

          端木緋立刻就被轉移了注意力,順著她指的方向,伸長了脖子去看。

          自打涵星在府里住下后,小八總愛躲躲藏藏的,要么就賴在姐姐那里,她已經有好些天沒有見到它了。

          妹妹真容易哄!端木紜松了一口氣,趕緊喝了兩口茶壓壓驚。

          端木緋找了一會兒,沒看到小八,失望地收回了目光,然后……

          “姐姐……”

          端木紜一口茶還在喉嚨里,差點沒被這聲嬌滴滴的“姐姐”給驚得嗆到。

          “你快說嘛!”

          端木紜默默地放下了茶盅,她要收回剛剛的話,妹妹越大越不好哄了!

          沒辦法,她只能生硬地再次改變話題,說道“對了,方才江氏讓你上門去向封太夫人陪不是!

          端木緋有些懵了,她緩緩地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再往窗外看看。

          現在也不過才黃昏,天還沒暗的,江氏是沒睡醒就出門了嗎?跑到別人家里來說夢話?

          見端木緋一副天真可愛的樣子,端木紜抿嘴笑了,趕緊順著這個話題又繼續往下說”還有呢,江氏說讓你勸勸安平長公主殿下,不要讓阿封改姓離宗……我們先回湛清院,邊走邊說!

          姐妹倆手牽著手,出了花廳。

          從溫暖的花廳出來,撲面而來的秋風,讓端木緋冷得打了個哆嗦。

          端木紜皺了皺眉,看著她單薄的衣著,說道“蓁蓁,最近天冷了不少,你出門還是披件斗篷吧!

          說到斗篷,端木緋想起了一件事,問道“姐姐,你的那件斗篷做完了嗎?”

          端木紜呆了一下,應道“做好了!

          “什么時候做好的?”端木緋又問,“你都沒給告訴我!

          端木紜眉眼含笑,說道“就是前兩天……”

          “前兩天啊……哦!我知道了!”端木緋像是發現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樣,右手握拳輕擊了一下左手掌心,興奮地說道,“你是不是已經送給岑公子了?”

          端木紜的臉頰染上了一抹紅暈,大大方方的承認了,“是啊!

          端木緋樂了,興奮地問道“岑公子穿著好不好看!

          “一定好看!”端木紜很有信心。

          盡管她還沒見岑公子穿過,但岑公子長得好看,肯定穿什么都好看!

          端木緋挽起了她的胳膊,撒嬌著說道“那件斗篷上繡的麒麟真好,我從沒見過這么威武的麒麟!姐姐,你也幫我繡塊新帕子吧,就繡只朱鳥好不好……”

          端木紜二話不說就應了,“在帕子上再繡上些纏枝紋……”

          “紜姐兒,四丫頭!

          正說著,端木憲迎面走了過來,姐妹倆齊齊福身行禮。

          端木憲目光微凝地注視著姐妹倆,剛剛他似乎隱約聽到她們在說斗篷、麒麟什么的……這讓他忍不住又想起了岑隱的那件斗篷,心里總有點不太踏實。

          “祖父?”

          端木憲輕咳了一聲,若無其事地說道“封家人走了?”

          端木紜點點頭,直接就告起狀來,“祖父,這封家人居然還有臉來找蓁蓁求情,還說什么,太夫人是一片好心……”她掩去了江氏的那些威脅,把其他的原原本本都說了。

          端木憲越聽越氣,臉色沉了下來,心道封家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東西,居然還有臉讓四丫頭去做小伏低!

          他叮囑道“無論封家誰來求情都不要答應!

          岑隱這邊在給四丫頭撐腰呢,若四丫頭反過來為了封家去找岑隱求情,岑隱只怕會覺得她不識抬舉。

          為了這等人家,犯不著!

          “對了,”端木憲想起了一件事,說道,“京兆尹已經定下了明天開堂。審理安平長公主訴駙馬和離一案!

          端木緋聞言眼睛一亮,“祖父,什么時辰開堂?”

          她要去看熱鬧!
      五分快三app
        1. <th id="tr5cu"></th>
          <button id="tr5cu"></button>
          <rp id="tr5cu"><samp id="tr5cu"></samp></rp>

        2. <s id="tr5cu"></s>

          <em id="tr5cu"><tr id="tr5cu"><u id="tr5cu"></u></tr></em>
          汕头 | 泗阳 | 海宁 | 德阳 | 三河 | 博尔塔拉 | 河源 | 泉州 | 郴州 | 新乡 | 临沂 | 西双版纳 | 丹东 | 南通 | 临猗 | 九江 | 济宁 | 北海 | 黔东南 | 哈密 | 乐清 | 昌吉 | 天长 | 辽阳 | 阿勒泰 | 桓台 | 保山 | 汉中 | 伊犁 | 荆州 | 景德镇 | 杞县 | 嘉善 | 湖北武汉 | 安岳 | 宝鸡 | 瑞安 | 石嘴山 | 佳木斯 | 马鞍山 | 大庆 | 大连 | 楚雄 | 周口 | 大兴安岭 | 保山 | 黔南 | 吉林长春 | 枣阳 | 厦门 | 琼中 | 铁岭 | 昌吉 | 三河 | 克孜勒苏 | 佳木斯 | 延安 | 简阳 | 偃师 | 天长 | 三亚 | 宁波 | 新乡 | 汕尾 | 玉林 | 南安 | 溧阳 | 佳木斯 | 黄山 | 醴陵 | 五家渠 | 广西南宁 | 莒县 | 丹东 | 鄢陵 | 梅州 | 阿坝 | 南充 | 景德镇 | 乌海 | 鹰潭 | 宜春 | 揭阳 | 绍兴 | 甘孜 | 吉林长春 | 儋州 | 岳阳 | 阜新 | 信阳 | 桐乡 | 廊坊 | 江门 | 德阳 | 招远 | 怒江 | 金华 | 鄂尔多斯 | 启东 | 克拉玛依 | 大庆 | 河源 | 黄冈 | 宝鸡 | 遵义 | 泰州 | 唐山 | 三亚 | 宜都 | 长葛 | 扬中 | 德宏 | 三明 | 达州 | 衡阳 | 张掖 | 鸡西 | 海南 | 营口 | 儋州 | 肥城 | 九江 | 澄迈 | 上饶 | 延安 | 巴中 | 汝州 | 济南 | 长葛 | 广饶 | 广元 | 内江 | 渭南 | 兴安盟 | 广汉 | 九江 | 达州 | 赤峰 | 广州 | 四平 | 黄山 | 东台 | 伊犁 | 红河 | 滕州 | 石狮 | 眉山 | 宝鸡 | 高雄 | 衢州 | 江西南昌 | 四川成都 | 章丘 | 莒县 | 金华 | 咸阳 | 嘉善 | 邳州 | 涿州 | 丹东 | 芜湖 | 威海 | 昌吉 | 三门峡 | 阳春 | 宁波 | 和县 | 唐山 | 台州 | 舟山 | 韶关 | 庄河 | 江西南昌 | 库尔勒 | 三门峡 | 临猗 | 定西 | 安阳 | 汝州 | 宜都 | 盐城 | 通辽 | 东台 | 黄南 | 玉林 | 广元 | 丽江 | 文山 | 昭通 | 中卫 | 佳木斯 | 郴州 | 东台 | 沛县 | 锡林郭勒 | 保定 | 万宁 | 黄山 | 常德 | 玉环 | 临沧 | 安庆 | 怒江 | 阿勒泰 | 济宁 | 香港香港 | 乐清 | 吉林 | 保亭 | 克拉玛依 | 台山 | 鹤壁 | 张家界 | 安阳 | 十堰 | 内江 | 池州 | 枣阳 | 漳州 | 泰兴 | 海拉尔 | 五指山 | 保亭 | 阳春 | 榆林 | 运城 | 张家界 | 肇庆 | 吉林 | 大庆 | 青州 | 运城 | 安阳 | 浙江杭州 | 驻马店 | 保山 | 上饶 | 姜堰 | 株洲 | 灌南 | 中卫 | 台湾台湾 | 通化 | 项城 | 甘肃兰州 | 济源 | 齐齐哈尔 | 萍乡 | 邹平 | 秦皇岛 | 灌南 | 正定 | 宁国 | 青州 | 威海 | 秦皇岛 | 六盘水 | 汕头 | 辽阳 | 阿克苏 | 杞县 | 云南昆明 | 巴彦淖尔市 | 泗洪 | 顺德 | 佛山 | 乐平 | 驻马店 | 厦门 | 晋中 | 南安 | 莆田 | 乐清 | 灌南 | 南京 | 平潭 | 绵阳 | 嘉善 | 湖北武汉 | 固原 | 海西 | 绍兴 | 琼海 | 乌海 | 海西 | 宿州 | 西藏拉萨 | 黔南 | 枣阳 | 哈密 | 新余 | 玉林 | 随州 | 平凉 | 长垣 | 厦门 | 白沙 | 琼中 | 梧州 | 临沂 | 宁波 | 朝阳 | 六盘水 | 黑河 | 济南 | 朔州 | 怒江 | 丹东 | 黔南 | 山南 | 常州 | 绍兴 | 平顶山 | 辽宁沈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克孜勒苏 | 大庆 | 琼中 | 红河 | 娄底 | 三亚 | 明港 | 廊坊 | 南阳 | 玉溪 | 鹰潭 | 荆门 | 临沂 | 甘孜 | 三沙 | 贺州 | 神木 | 瓦房店 | 杞县 | 黔东南 | 商洛 | 通化 | 滁州 | 天水 | 承德 | 枣庄 | 许昌 | 佳木斯 | 伊春 | 宿迁 | 莱芜 | 张家口 | 南阳 | 宁德 | 厦门 | 迁安市 | 神木 | 明港 | 吉林 | 深圳 | 眉山 | 双鸭山 | 黄冈 | 梅州 | 高雄 | 青海西宁 | 安阳 | 琼中 | 温岭 | 山南 | 海南海口 | 苍南 | 巢湖 | 自贡 | 蚌埠 | 淮南 | 商洛 | 宁国 | 海北 | 溧阳 | 平潭 | 潮州 | 琼海 | 九江 | 佛山 | 临汾 | 三明 | 酒泉 | 伊犁 | 庄河 | 吴忠 | 单县 | 宝鸡 | 新余 | 张家口 | 汕尾 | 博罗 | 济南 | 辽阳 | 福建福州 | 乳山 | 湖北武汉 | 黄南 | 商丘 | 青海西宁 | 咸宁 | 忻州 | 新余 | 湛江 | 丽水 | 垦利 | 辽阳 | 阿里 | 孝感 | 运城 | 台南 | 营口 | 赤峰 | 澳门澳门 | 金华 | 沧州 | 娄底 | 楚雄 | 黔南 | 琼中 | 邢台 | 白山 | 珠海 | 毕节 | 乌兰察布 | 南阳 | 澳门澳门 | 陇南 | 和田 | 广西南宁 | 克孜勒苏 | 禹州 | 许昌 | 汉川 | 永康 | 如东 | 三亚 | 大理 | 六安 | 浙江杭州 | 昌都 | 怒江 | 河源 | 扬州 | 南充 | 喀什 | 舟山 | 本溪 | 佛山 | 果洛 | 张北 | 馆陶 | 河池 | 济南 | 平潭 | 吴忠 | 咸阳 | 山南 | 河南郑州 | 莱芜 | 鄂州 | 台湾台湾 | 双鸭山 | 莱州 | 珠海 | 伊犁 | 济南 | 武威 | 阿勒泰 | 抚顺 | 肇庆 | 酒泉 | 株洲 | 慈溪 | 朔州 | 宜昌 | 运城 | 阿里 | 甘南 | 吕梁 | 衢州 | 屯昌 | 山南 | 保亭 | 姜堰 | 长葛 | 德宏 | 白山 | 攀枝花 | 晋城 | 茂名 | 阜阳 | 金昌 | 定安 | 淮南 | 遂宁 | 玉林 | 驻马店 | 库尔勒 | 改则 | 山西太原 | 白沙 | 醴陵 | 邯郸 | 临猗 | 防城港 | 图木舒克 | 乌海 | 吉林 | 锦州 | 柳州 | 巴中 | 库尔勒 | 定西 | 馆陶 | 鄂州 | 和田 | 亳州 | 遵义 | 茂名 | 营口 | 白沙 | 马鞍山 | 河池 | 南通 | 鹰潭 | 运城 | 福建福州 | 定安 | 北海 | 琼中 | 儋州 | 和田 | 德清 | 琼中 | 玉林 | 湖南长沙 | 衢州 | 百色 | 泗阳 | 山南 | 乐山 | 靖江 | 苍南 | 鞍山 | 抚顺 | 渭南 | 黄冈 | 莱芜 | 濮阳 | 吐鲁番 | 湘潭 | 铁岭 | 承德 | 信阳 | 单县 | 大连 | 台北 | 北海 | 洛阳 | 陕西西安 | 鹤壁 | 鄢陵 | 乐清 | 禹州 | 百色 | 达州 | 永州 | 恩施 | 台山 | 贺州 | 吴忠 | 象山 | 昌吉 | 仙桃 | 清徐 | 中卫 | 慈溪 | 大连 | 博尔塔拉 | 湖州 | 乐平 | 慈溪 | 新泰 | 象山 | 济南 | 梅州 | 鹤壁 | 海门 | 金华 | 陕西西安 | 迪庆 | 渭南 | 山南 | 改则 | 宜都 | 柳州 | 惠州 | 澳门澳门 | 龙岩 | 柳州 | 武夷山 | 沭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洛阳 | 大庆 | 宁波 | 大庆 | 淮北 | 邹城 | 莱州 | 台中 | 泰州 | 无锡 | 乌兰察布 | 吉林长春 | 燕郊 | 辽源 | 阳泉 | 江西南昌 | 云浮 | 安庆 | 菏泽 | 潍坊 | 迪庆 | 临沧 | 张家口 | 蓬莱 | 潮州 | 淮北 | 珠海 | 塔城 | 洛阳 | 临猗 | 辽宁沈阳 | 雅安 | 博罗 | 单县 | 临海 | 山南 | 湘潭 | 雅安 | 无锡 | 阿里 | 枣庄 | 长兴 | 白城 | 迪庆 | 琼海 | 桐城 | 章丘 | 台湾台湾 | 长治 | 章丘 | 淮南 | 酒泉 | 屯昌 | 包头 | 毕节 | 儋州 | 七台河 | 林芝 | 和田 | 广元 | 黔西南 | 凉山 | 鞍山 | 偃师 | 义乌 | 普洱 | 金昌 | 南通 | 湘潭 | 果洛 | 琼中 | 巴彦淖尔市 | 铜仁 | 河南郑州 | 大庆 | 兴安盟 | 和田 | 乐平 | 普洱 | 安阳 | 北海 | 禹州 | 巢湖 | 克孜勒苏 | 安徽合肥 | 林芝 | 自贡 | 博尔塔拉 | 新泰 | 岳阳 | 阳春 | 萍乡 | 邵阳 | 日土 | 濮阳 | 诸暨 | 林芝 | 桐城 | 明港 | 枣庄 | 锡林郭勒 | 固原 | 遵义 | 白银 | 北海 | 吕梁 | 海丰 | 贺州 | 五家渠 | 保定 | 泉州 | 阜阳 | 包头 | 德阳 | 澳门澳门 | 泗洪 | 红河 | 克拉玛依 | 永新 | 许昌 | 阜新 | 蚌埠 | 宜春 | 镇江 | 昆山 | 防城港 | 六安 | 瓦房店 | 莱州 | 永州 | 昭通 | 迪庆 | 台中 | 慈溪 | 新沂 | 滨州 | 晋中 | 阿拉尔 | 塔城 | 邯郸 | 醴陵 | 泰州 | 汝州 | 乐山 | 牡丹江 | 松原 | 宁德 | 张家口 | 陕西西安 | 上饶 | 襄阳 | 怒江 | 吉安 | 淮南 | 林芝 | 宿州 | 湘西 | 枣阳 | 三沙 | 榆林 | 临汾 | 梧州 | 海丰 | 阿勒泰 | 江西南昌 | 晋城 | 三明 | 绍兴 | 台中 | 松原 | 吕梁 | 四川成都 | 丽水 | 塔城 | 山西太原 | 兴化 | 商丘 | 青州 | 顺德 | 邹平 | 公主岭 | 赤峰 | 平潭 | 咸阳 | 海门 | 霍邱 | 张家口 | 榆林 | 岳阳 | 阿坝 | 江门 | 张掖 | 燕郊 | 齐齐哈尔 | 四川成都 | 新余 | 枣阳 | 诸城 | 海拉尔 | 天水 | 深圳 | 大丰 | 和田 | 宜春 | 深圳 | 安吉 | 河北石家庄 | 简阳 | 海宁 | 泰安 | 张家界 | 台州 | 南京 | 商洛 | 临沧 | 菏泽 | 中山 | 赣州 | 东方 | 宜昌 | 龙岩 | 通辽 | 锡林郭勒 | 临沂 | 延边 | 茂名 | 乌兰察布 | 安岳 | 泉州 | 吉林长春 | 诸暨 | 铜陵 | 迪庆 | 曹县 | 崇左 | 衡水 | 汝州 | 昆山 | 漯河 | 肥城 | 张北 | 昆山 | 瑞安 | 湘西 | 渭南 | 昭通 | 香港香港 | 淮北 | 乐山 | 武夷山 | 白山 | 鹤壁 | 芜湖 | 深圳 | 濮阳 | 石狮 | 象山 | 丹阳 | 瑞安 | 桐乡 | 衢州 | 鄂尔多斯 | 台中 | 绵阳 | 淮南 | 朔州 | 宁波 | 安顺 | 台南 | 厦门 | 吉林长春 | 唐山 | 神木 | 钦州 | 甘孜 | 周口 | 桐乡 | 曹县 | 四平 | 新沂 | 邵阳 | 永康 | 临汾 | 日照 | 洛阳 | 郴州 | 中卫 | 绍兴 | 果洛 | 昆山 | 万宁 | 塔城 | 孝感 | 石河子 | 济源 | 庄河 | 琼海 | 禹州 | 惠州 | 宁德 | 项城 | 泰州 | 丹东 | 固原 | 甘孜 | 佛山 | 温岭 | 白山 | 澄迈 | 山南 | 金华 | 天水 | 临沧 | 林芝 | 乌兰察布 | 诸暨 | 佳木斯 | 温州 | 衡水 | 天水 | 博罗 | 台山 | 海门 | 昭通 | 酒泉 | 泰兴 | 临沧 | 陕西西安 | 灌南 | 海西 | 金坛 | 岳阳 | 仁寿 | 五家渠 | 红河 | 廊坊 | 宁德 | 漯河 | 四川成都 | 巢湖 | 吴忠 | 靖江 | 聊城 | 十堰 | 济宁 | 昆山 | 陕西西安 | 丽江 | 台中 | 眉山 | 陕西西安 | 喀什 | 赤峰 | 红河 | 瑞安 | 广州 | 苍南 | 阿拉尔 | 内江 | 孝感 | 武安 | 台中 | 北海 | 阜新 | 钦州 | 菏泽 | 平顶山 | 衢州 | 齐齐哈尔 | 济南 | 万宁 | 赤峰 | 儋州 | 红河 | 云浮 | 顺德 | 内江 | 新余 | 沧州 | 亳州 | 安吉 | 单县 | 黔西南 | 醴陵 | 天水 | 三亚 | 江西南昌 | 永新 | 定州 | 株洲 | 桐乡 | 十堰 | 丹东 | 丹东 | 汉中 | 绍兴 | 灌南 | 巴彦淖尔市 | 台山 | 揭阳 | 屯昌 | 莒县 | 玉树 | 天门 | 燕郊 | 枣庄 | 庆阳 | 陇南 | 齐齐哈尔 | 文山 | 明港 | 鹤壁 | 洛阳 | 曲靖 | 泰兴 | 葫芦岛 | 吐鲁番 | 衡水 | 泰州 | 保山 | 和田 | 新沂 | 滨州 | 普洱 | 垦利 | 泰安 | 揭阳 | 博罗 | 鹰潭 | 四川成都 | 济源 | 五家渠 | 安阳 | 四川成都 | 乐平 | 莆田 | 克拉玛依 | 莱芜 | 赤峰 | 普洱 | 天水 | 包头 | 宜都 | 牡丹江 | 自贡 | 通辽 | 邵阳 | 和县 | 海西 | 大连 | 广安 | 安岳 | 邳州 | 阿拉善盟 | 黑河 | 乐平 | 松原 | 泗洪 | 无锡 | 图木舒克 | 宿州 | 诸城 | 改则 | 邹平 | 琼中 | 宜昌 | 宜都 | 临猗 | 锡林郭勒 | 吉安 | 晋中 | 定安 | 鹤壁 | 林芝 | 瑞安 | 五指山 |